首页 > 书库 > 《庶女狂妻:王爷,慢慢宠》王爷绝宠庶女妻 帝王攻 庶女狂妻:王爷,慢慢宠冰山攻

庶女狂妻:王爷,慢慢宠

古代言情已完结

经典小说《庶女狂妻:王爷,慢慢宠》由妖芝蓝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丁思若,丘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丁思若犯了难。 生死无音,恩断义绝,曾经琴瑟共鸣的情郎于她而言,如今已是路人,这信,她还真没法儿写。 五年过去了,回想起那件事,

阅文集团|更新:2019-03-08 00:04:3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庶女狂妻:王爷,慢慢宠》由妖芝蓝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丁思若,丘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丁思若犯了难。 生死无音,恩断义绝,曾经琴瑟共鸣的情郎于她而言,如今已是路人,这信,她还真没法儿写。 五年过去了,回想起那件事,

《庶女狂妻:王爷,慢慢宠》免费试读

丁思若犯了难。

生死无音,恩断义绝,曾经琴瑟共鸣的情郎于她而言,如今已是路人,这信,她还真没法儿写。

五年过去了,回想起那件事,她心中仍有余悸,抖了一下,蘸满的笔滴下两点墨,洒在暗黄色的宣纸上,宛如浊泪。

“我来修书,你来誊写如何?”未等到她回答,玉照便上前,手起笔落,漂亮的簪花小楷旋即铺满纸张。

丁思若接过来一看,措辞毕恭毕敬,态度十分虔诚,甚是感人。

睿亲王乐公垂鉴:

一别数年,殊深驰系。睽违甚久,别来无恙?甚念。

奉上书签,不情之请。夫弟高岩,顽愚耿直,怀璧其罪,锒铛入狱,恐遭大祸,公念前情,万望相助,深情厚意,感莫能言。

久疏问候,伏念宝眷平安,阖府康旺。

高丁氏思若拜谒

丁思若叹了一声。

玉照便问:“不当的地方,咱们再改改吧。”

“不是书信的问题。”她把书笺放回桌案上,无奈,“我只怕。”

“怕什么?”救夫心切的玉照如今已彻底乱了阵脚,只抓住她这根救命稻草,哪里肯轻易放过。

她深吸了一口气。

“我听闻这位睿亲王宅心仁厚,至情至性,妇孺皆知,只要思若你开口,他一定会帮忙!”玉照又哭,差点儿跪下,“他现在已是这样显赫的身份,你与他又到底相识一场,不说念及旧情,就是顾念自己仁厚之名,他也绝不会坐视不理。”

玉照说不出这种话来,出主意的,应该是她娘家的舅舅。

她想来自己在姨妈家里白吃白喝那么久,现在也到了该感恩的时候了,不就是把脸抹下来揣在兜里吗?无所谓了。

她拿过笔来,将那封信誊写了一遍,趁着玉照不注意,她偷偷隐去了“一别数年,殊深驰系”一句,别的就没关系,但打死她也不会说想他,当年被甩得那么惨,如今还说十二分想念,这就是自作践。

玉照得了信,如获至宝,谢了又谢,当她的面儿就着人马不停蹄地赶到丘城,一定要设法将信送到乐风手上。

欢儿让翠微带走了,她一个人喝掉两大壶酒,醉得不省人事,躺在床榻上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的过程,地动山摇。

缓缓睁开眼睛,翠薇抱着欢儿,拼命摇晃她,声音都哭哑了。

“这又是怎么了?”她揉了揉眼睛,坐起来,就这么一天天看到这些哭哭啼啼的女人,她迟早得被眼泪淹死。

“城里回信儿了!二爷明日问斩。”翠薇说着,索性在她榻边放声大哭起来,欢儿不明就里,见翠薇哭了,忙伸手过来替她擦拭。

该死!

她跳下床榻,快步往前,绕着家里的院子走了一大圈,这消息不假,高家的天都塌了。

老太太厥过去了,一大堆人围着,玉照在屋里闹着要上吊,也是一大堆人围着。

她把传信的小厮叫过来,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一个字也不许落下,全都给我说清楚!”

“昨儿个小的到了城里,找到在行馆当差的远房表叔,给了一吊钱托他把信呈给睿亲王,表叔说让小的在行馆门口等消息,一准儿没事,可谁知道今儿个早上,表叔亲自来说,二爷当即给判了明日问斩,小的去看过官府的榜文,说二爷欺君罔上,罪不可赦,明日问斩是真。”小厮哭着把事情说了一遍。

丁思若囫囵猜了个大概。

要说马老头贪污受贿、欺行霸市不假,顶天了把人关牢里吓唬吓唬,可说到这砍人脑袋,他还没那个胆量和本事,更何况,她爹虽然鞭长莫及,却也是一员京官儿,二表哥又是本地龙头,每年给的大红包可比官府给的俸禄厚实多了,马老头没傻到这个份儿上,把自己的金主砍了不说,还得得京官儿。

看来还是昨天那封信坏了事,玉照的娘舅在给她出主意的时候,怎么就没想想,倘或乐风不愿再提起那件腌臜事,岂不适得其反?那么笃定地来要信,还以为全打点妥当了。

搞什么!拿人命开玩笑吗?

什么宅心仁厚、至情至性,根本就是小肚鸡肠、借机报复!妇孺们的话,还是不能尽信。

事已至此,她唯有亲自走一趟。

“备辇车。”她咬牙。

“家里现在都这样儿了!你这是要去哪儿?”翠薇抱着欢儿,一路小跑在后面跟着。

“我去趟丘城。”认识他那么多年,只知他名利心重,尚不知道他是如此精明之人,一手趁火打劫的功夫简直无懈可击,旧事重提又如何?他还真想杀人灭口不成!

“马老头哪一次看到你不流口水的?你真要去找他,一准儿得吃亏!等老太太醒了再议吧。”翠薇急了,不停地抹眼泪。

“别吓着欢儿。”她停住脚步,从翠薇怀中接过欢儿,最喜欢欢儿这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现在,这双眼睛里装满了眼泪。

“别怕,欢儿。”她笑,“娘去给你买小马,还要别的吗?”

欢儿破涕为笑,郑重其事地点头,比划起来。

“还要个布老虎?”她再问,欢儿已经展露笑颜,拼命点头。

“欢儿喜欢的,全都买!”她将欢儿放在地上,拍拍他的头,“玩儿去吧!”

看着欢儿跑进小院,她这才转入自己的卧房。

“你不能去!”翠薇拉住她。

“就凭他马老头想占我的便宜,早着呢!”更何况,她就没打算去找马老头。

从没想过这辈子还会再相见,情分也好,孽缘也罢,只要放了二表哥,这事儿就算过去了,从此他做他尊贵无比的睿亲王,她做她逍遥自在的村妇。

人各有命,殊途殊归,不是一个林子里的鸟,早不该在一个林子里瞎混,可惜,她丁思若明白这道理太迟。

她从柜子里取出白色的裙褂,想了一想,又换了一套浅绿色,顺手套上及地的斗篷。

翠薇进来,手里捧着水盆等她洗脸,不停地哭。

“没事儿,晚饭前我就回来。”她随意擦了一把脸,将发髻挽起来,别上一根简单的青玉簪子,“好好照顾欢儿。”

翠薇虽强忍着,但还是泪如雨下,好像要送她上刑场似的。

丁思若无奈:“多大点儿事!瞧你哭的。”

“我前些日子替你占了一卦。”翠薇嗫嗫嚅嚅地说,“下下签。”

翠薇在这时候说这个,无非是想提醒她小心,可她并不以为意。

要吃的亏,五年前就和着自己的血吞下去了,现在还有什么可怕的?

拉上斗篷,出门上了辇车,直奔丘城。

《庶女狂妻:王爷,慢慢宠》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妖芝蓝)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丁思若,丘城)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妖芝蓝)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庶女狂妻:王爷,慢慢宠》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丁思若,丘城),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