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绝域猎荒》神武寒冰绝域剧情问答 网盘 绝域猎荒主角是符炫殇,谷万举的小说

绝域猎荒

玄幻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绝域猎荒》的小说,是作者玉树临风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在湖底寻找的同时,符炫殇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在谈交易的事情了。摸摸鼻子,他不由自嘲地笑了起来,“没想到我这无意之为,倒让这场竞赛

千马中文网|更新:2019-04-13 00:07:3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绝域猎荒》的小说,是作者玉树临风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在湖底寻找的同时,符炫殇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在谈交易的事情了。摸摸鼻子,他不由自嘲地笑了起来,“没想到我这无意之为,倒让这场竞赛

《绝域猎荒》免费试读

在湖底寻找的同时,符炫殇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在谈交易的事情了。摸摸鼻子,他不由自嘲地笑了起来,“没想到我这无意之为,倒让这场竞赛看起来像是做生意,哪有半点比赛的意味。”“咦!”虽然自己都觉得这种情形与之前几场比赛相比颇为怪异,但是真要拿到别人的冥昆三王,他倒是不介意在手中多留一下。不能对对手出手,要捞分数可就没那么容易了,一路下来,他却也是得了两个魔力,是打破还是留着?他不禁有些犹豫,其实想想,要碰到正好可以换的,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更多的情况,可能是要三个人,甚至更多的人互相交换,才有可能换到。反正一个魔力才五分,打掉三个也就回来了,只是与前面人的分数只怕要拉下一些,前十名不知道能不能保的住。“你疯了吗?”突然,一阵吼叫声传来。“什么情况?”其实比赛到现在为止,湖里还算平静,这突兀的吼叫声,几乎让所有的人都注意到了。一些实力高强的人,已经往这边赶过来了。“还是别去了吧!”一些实力相对较弱的人,看着一道道快速前往的身影,反而是避了开来。“怎么回事?”“是斗神天!”“斗神天!”远远地听着这个名字,符炫殇眉头一皱,参加这次比赛的人,似乎是有这么个名字,但是对于他来说,目光主要是盯着前面一部分,这个人自己不熟悉,只怕实力算是垫底的一类人。“是他?”显然有人对这个名字非常熟悉,“峰林实力虽然一般,但为人还是比较沉稳,是有什么事情吗?”“看来是那斗神天弟子出面了?”符炫殇不由想到,感觉了一下周围的情况,涌过来的人还真是不少,现在大家都知根知底。当然,至少明面上是都知晓了,加上这湖里不能乱攻击,自然也都放松了不少,不像之前那么警备。“原来是你们门派的,哼,”受伤之人恨恨地说道,“他竟然不顾规则的判定,直接向我动手了。”“怎么可能!”一声惊呼声传来,攻击对手扣一分,打碎被人魔力得一分,根本就是一个不赚的买卖,这完全是拼着自己不好,也要拉别人下水的节奏。“也未必不可能!”突然有人轻声说道。这话一传开,许多人立刻是明白了。哗地一下!原本靠的比较近的对手,一下拉远了许多,这斗神天打的注意,自己不扣分,换掉对手五分。“你的魔力被打破了!”“是!”立刻有人出面询问受伤的弟子。“哼,看来那家伙只怕是快要被淘汰,拉你们这些分数近的人下手。”“我倒忘记了这点!”这次竞赛,对符炫殇来说,到目前为止,还是不赚不亏,如果实在运气就这样了,他也就这样认了,估计不少人也是没想到这种损招。现在有人第一个用出来,估计下暗手的就不会少了。想明白这些,符炫殇毫不犹豫,转身朝人少的地方游去,不仅是他,几乎这是所有的人选择,先拉开和对手的距离再说。“我不要被淘汰!”“我不要被淘汰!”就在大家慢慢远离时,刚才被攻击受伤,又被打破黑盒的少年,突然抱着脑袋苦寒起来,他的身体剧烈的挣扎,眼睛一红一黑地变换着,似乎极其的痛苦。“怎么回事!”看着突然发生的变化,所有的人心里都是一惊,不由自主地顿住身形,朝那边看了过去。“把魔力给我!”“把魔力给我!”少年突然抬起头来,看着离他最近的那些人,嘶声喊道。“你疯了!”一把将他甩出老远,脸上满是怒意。“看来这人和刚才那人的分数应该接近,只是这次运气好,得到了自己的铁盒,估计是不会被淘汰!”看到这种情形,符炫殇大概猜测出当时的情形。估计这个家伙心情大好,要知道每多坚持一轮,师门给予的奖励必然会更加丰厚,这对于他们这些顶尖的弟子来说,也许没到太激动的份上,可是对于稍微普通一些的精英弟子,有了这笔资源,也许几年都够用了,绝对是一个大助力。现在美梦破碎,心情有些激荡也是可以理解的。“不对!”突然,一个模糊的念头涌上符炫殇的心头,眼中闪出一道精光,向那个有些疯狂的弟子看去。“不是控制不住意念,而是有什么在想控制他的意念!”符炫殇脸上一变,失声喊了出来,不过在湖水的阻隔下,现在大家又隔得比较远,倒也没人听到他说什么。他之所以发现情况不对,便是那名少年的眼睛,已经变成殷红色,他清楚的记得,刚才少年眼中虽有红光冒出,但也是一黑一红地变换着。原本还以为少年是气氛过度,血液上涌,造成视网膜充血的状况,现在他却是知道,肯定是有某周东西,在抹掉少年的意识,意图控制少年的身体,少年才会这么痛苦。一脸骇然地向周围看去,这里并没有新鲜面孔,这些少年的本事,符炫殇是知道,肯定不是参加竞赛的少年,要是有人有这本事,早就把他们甩到十万八千里之外了。“是什么!是什么!”他四处张望着,想要找到影响那少年的东西,可是不管如何努力,都无法窥探出分毫来。“那道声音!”突然,一个念头涌上心头,他突然想起进入湖水之中前,那神秘的声音。“三千七百二十一!”“到底是什么意思!”他的背脊,瞬间被冷汗所浸透。谷万举再遇上仲七宫之时,已经没有了那个巨大的红色眼罩,因为当一个人连本体都不存在了,饰物还有需要吗?为了力量,如同他们的皇后所说,和其余的“三角王”都成为了“命取者”,而我们都知道,成为“命取者”,是必需要用些什么去交换强大的力量或是能力的进化。而仲七宫是肉身,从此的他是一个虚无的存在,有如空气,只是他也是可以引发恶梦的“凶器”。没有了肉身,他制造幻觉的能力得到了进化,可以创造出令所有人都无法分辨真伪的幻觉!这些谷万举都狠清楚,因为在不久之前,和真品一样的幻觉,碰上把幻觉化成真实的“镜花水月”,来了一场激战,当然在其他人的眼中,只是谷万举疯了似的在手舞足蹈……“那你为何要放我一马?”仲七宫对谷万举。“为了一族而牺牲身体的人,我可不觉得是太坏了呢!”谷万举想也没有想就说。“他杀了多少人你也不知……”“轩辕大人”心中摇头,他还是不时觉得,谷万举的思想有很大的问题,或者这家伙最大的能力其实是“运气”,这也给他放了一只会报恩的老虎……当然,事到如今,“轩辕大人”也不便再说什么,就算之前和以后都是敌人,只少这一刻是同盟。只是危机还是存在呢!虽说符炫殇的眼中现在是大量行走的鲜肉,可是真正散发出诱人血腥味的,还是谷万举本尊!“我们还是快一点离开比较好……”“轩辕大人”对谷万举说:“而你的原本的打算,狠抱歉,这连我也办不到。”“这情况如同把灰色,再次分开成原本的黑和白一样……”“轩辕大人”竟罕有地承认有做不到的事!这方令谷万举感到事情真的狠糟榚。“……我会想辨法救你们的……”谷万举万分无奈之下,还是得接受败退的现实,退走战场。要说些安慰的话,就是他还没有放弃拯救这些黑骷髅的心,在面对过如此恐怖,负出如斯化价之后,还是没有被影响的人,大概就只有谷万举一人。“要是世上多些你这样的人,智能会变得怎样?会否就没有今天的事了?”仲七宫说罢,又抛下一声冷笑,嘲笑自己的多愁善感,接着又再次回归虚无之中。场中只余下疯狂咬着空气的符炫殇,直到他再次醒过来,幸运的是,符炫殇是次并没有吃下任何人。“呃……”战场的某一角,一个“信天使”发出人生之中最后的声音,然后他的头就在瞬间,被一怪兽单手所捏碎。这是第十八个身在这怪兽手上的“信天使”,智能除了多了数只不分敌我,不分昼夜的黑骷髅,及后更多了一头在暗地里猎杀“信天使”的怪兽──“源力”!“源力”只此一只,因为这怪兽没有所属于的一族,不是说绝种或是因为其外表特别怪异之类的说法,而是其实这名字的真身,是一种只在笃兽之间流传,也有人说是失传了的合体用咒术的名称,而在这大战之后的历史中发展出来的传说,就成了只是属于那四个王的咒语。说回那个咒语的本身,这咒术所需的人数,就是四个人,不可多也不可少。当结合之后,四个灵魂从此密不可分,性格、能力将被分解,再来重组,而最后诞生出来是什么样的结成品,是没有人可以预计的。也因为如此,就算是出自同一种咒语,也从来没有相同样子的“源力”。而眼下的“源力”是由四名大有来头的笃兽所组成,他们都是统治一方笃兽之主,分别是“凶呜王”、“凶牙王”、“凶爪王”和“凶蹄王”,四王所管辖的地方,也随之有四大空城之名。和其他的笃兽之间的合作不同,四大空城之间是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不是就地理上的因素而言,也不是相互之间的商贸往来而言,而是实际上的表现而言。没有合同的约束,超过利益的计算,只要攻击其中一方的人马,就等于同时向另外三方的作出挑战!这是“很久以前”智能的一个共识,没有足以一举消灭四城的力量和承受四倍以上的反扑的心,就不要向四城的任何一方挑战。“又是没有‘幻王’的垃圾!”“源力”不屑的把手中的血迹挥掉,言词之中很是急躁,似是在寻找什么很重要的东西。“真是想不到堂堂的后幻国和空城之主,现在只是能在暗处杀掉一些小嘍罗而已,现要在这智能之中登场的台阶可真高。”这人是斗神天,她这时打着呵久说。这个在后幻国之中,被称为最疯狂的女人,不知是真的在嘲讽自己还是另有所指。而说起来,从最后大战开始以来,就没有见过这疯狂的身影。“其实人家也想很好在那些愚者的眼前活跃一下,只是一听到要说是为了自由、忠诚之类的字眼,又立刻变得不想参与了。何况现在人家的力量阶级处于不上不下的尴尬位置,这些也算了,更重要的是人家还有些事还没有完成,而且又不想让人知道的呢!”斗神天不知在对谁解释,或是抱怨。话说回来,这女人的说话方式好像又不同了。“源力”心中想。“现在倒好,有黑骷髅去分散了众人的视线,也没有人发现我做了些手脚了啦!”斗神天说。“有什么好了啊!?”“源力”就想朝斗神天怒吼,要不是还有仗倚这女人的事,“源力”一定眼下就跟她开战!但如同斗神天之前的说话中,有更重要的事要完成,自己眼下需要力量,比成为“源力”的自己更强大的力量,比“笃兽王”更强大的力量,而到了那时,方有复仇的资格!“源力”这时回想起那时候,那个绝对不能忘记,是属于笃兽所有族裔的屈辱之时,又有说是笃兽衰落的开始,当时笃兽之王给予大多数人的遗言,就只有数十声狂放的“哈哈”,当然也有能力的人听到真正的内容之一二或是一半以上的人,有人说之是悲呜,也有人说之是怨咒。“啦啦啦……”而斗神天这时无视“源力”一边轻轻咧着歌,一边漫步。那我们现在进入一下其中一只黑骷髅的回忆,了解当天的事。“你这家伙,好像和我看到的其他黑骷髅的形象不同……”那时的无比敌,刚成为了某一个战场中的胜利者,不,对他来说,刚才的不过是游乐场,能成为他对手,甚至能抵挡的人也不存在,这一刻的他还是可以俯视众生的霸王,绝对没有想过自己只是下一瞬间,下场会如此的悽惨。“你是来吃掉我吗?”“我必需如此。”那黑骷髅面色平静,眼神却是坚决。“是有什么原因吗?”“对比其他人,就算把你吃掉,我的内疚感也会比较少一点。”黑骷髅坦率地说。“哈哈哈……”在大数人的眼耳之中,就只见笃兽之王一阵狂笑,而不知他因愤恕而说了一大堆的脏话,然后是他脚下的土地在一息之间陷落十数分,接着他人已在那黑骷髅的面前,挥出双拳,双拳上闪耀着白色刺目的光,有如两个太阳!“我没有少看你。”黑骷髅回应无比敌的说话,然后伸出了双手,而且不只一双手,而是数百双手!如莲花盛放,如蔓藤伸展!看似是轻柔地舒展的“双手”们,却是每一只手都夹着万斤之力,牢牢的把无比敌压在地上!高高在上的王者,已多久没有尝到泥土的味道?“啊!”集合了剧痛、羞辱、愤怒的感受,发出巨大的咆哮,回归最原始的野性!接下来映入眼帘的是闪着白光的巨大鲸鱼,来回摆动超过所有用来形容巨大的词语的巨大身躯,急欲在过千万斤的压制下挣脱,其身上的白光不是反射光的水波,而是实实在在的高热!如同回应其自身的怒意,这热力彷彿可以眨眼之间蒸发海洋!黑骷髅和他的“手”全数燃烧起来,无比敌逃脱,然后用自己的尾巴朝黑骷髅的头上往下拍,似是把黑骷髅当作是苍蝇!只是黑骷髅的表情还是平静得可以,甚至可说是冷酷。“不愧是王者,份量十足。”黑骷髅用数不清的“手”互相交缠形成了“盾”,除了被余力震飞,没有受到半点伤害。不过这可是对无比敌自尊的伤害,化为巨鲸的无比敌,就算是一个呼吸,也会吹飞了一两个岛屿,这尾巴用力的一拍,用“天崩地裂”去形容也不过是可以勉强符合实际威力之一二而已,可是黑骷髅就狠容易的接下了,而且还随口就说出侮辱人的说话来!火大!无比敌觉得自己在对方的眼中,不过是一份大餐似的!白光燃烧得更炽热,向黑骷髅投下十数个太阳!“‘怀抱’。”黑骷髅用完全违背他口中的词语的温度说。黑骷髅再一次轻易的接下无比敌的攻击,这是一个把人温柔地带进死亡国度的怀抱!不消半秒,“太阳”失去光芒,外人看来黑骷髅不过是有如吹熄油灯般把笃兽之王的攻击挡掉,或是说连“挡”也说不上,用拍走、扫走的字眼可能更符合众人看到的情况。令人惊讶的从容,可怕的实力差距。不过眼下最令无比敌恐惧的,是发现自己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自己一点感觉也没有,一个有实力驾御天下的霸王,这一刻却是连轻轻摆动一下自己的尾巴也不可以!“罪过。”随着黑骷髅的一声谶悔,这智能的人又多看了一套血腥的纪录片,弱肉强食,众人看到无比敌的身上的肉,被黑骷髅的“手”撕下,再一口接一口放到咽喉之中吞下……“我已经把你的视觉和痛觉都封住了,你的嘴还可以动,可以去尽情嘴咒我也没有关系……”这种“贴心”,实在不知是温柔还是残酷。“你这个杀千刀的恶魔!我会嘴咒你千秋万世……”堂堂站于笃兽的顶端的王者,到头来也不过是别人的一桌盛宴,而且还要知道的情况下一步步踏进死亡,可眼下除了咒骂,他已经没有可以反抗的余地……“尽管恨我就可以了……”黑骷髅这时把头埋在无比敌的血肉之中,还没有被饥饿占侵的他,血淋淋的鲜肉绝对不是世间的至高美味。对,这只杀人鬼在这一刻,是以一个人的身份,去作恶鬼般的事情。靠着杀猎,吸取足以维持自己清醒的能量,就算说这是必要之恶,所杀之也是十恶不赦之辈,说心中一点内疚也没有,对这个黑骷髅来说,是不可能的。这就算身是化成鬼,就算会因为不能普通称之为“饥饿”的饥饿感而堕落,但在清醒之时,他还是一个善良的心的“圣先”,他就是荀复利。有人说,达成一件理想之前,有时要作出很多牺牲,去做很多不喜欢的事,而那时的荀复利,是有什么的想法去驱使他作出违背自己心意的事?笃兽之王被生吞活剥,笃兽内里自不免惊恐,也有些恨不得身上多插一双翅去救自己的王。而其中有只笃兽,虽然没有翅膀,但速度却比起多有翼的魔物更快,这就是飞猴一族之主──叛翼。身上金饰的数量和其自身的强大成正比,眼下的全身都是金光闪闪的他,有如一道紫色的光线,在战场之中穿梭,很多人因他而死,只是他至此都可说自己根本就没有参与战斗,因为死的都是有没长眼,不自量力的家伙在企图挡下他时,被高速造成的风刃切成数片而已。他的样子看起来平和,似是众多笃兽之中少数还能够保持冷静,只是没有人知道他的心,眼下是多么的焦急!我要到达他的身边!只是他飞奔的方向,却是和无比敌被吃的地方完全不相干,他心中的目标的“他”,又会是什么?是强大!只有强大,是他一生的追求,作为自己的君主或是自己的对手,都必定要强大!从接二连三出现更强大力量的拥有者开始,他渐渐质疑无比敌还有否还有成为自己的王的资格,眼下得知了得到更强大力量的法门,他心中可说是已被兴奋激动的心情所占,无比敌的名字,也快要在他的脑海之中消除得一干二净。要说是力量的话,“命取者”也可以帮助增强力量,可是在叛翼的眼中,必需付比得到的力量更大的代价,这实在有违自己本意。而“智能”和耿致远的力量,也是他所渴求的,可是也只是仅限于羡慕而已,那是超过了自己的常识而得来之物,也委实太过遥远。

《绝域猎荒》精彩评论

    粮草。章节被禁。(贴吧看后面的,但是后期大多叙述往事,交代背景)让人欲罢不能。虚假的和平世界,被操控添加的记忆,模拟爆发出来的危机,这个世界,就算过去了很多年,也仍然逃脱不了对“人”的思考。人到底该如何定义,感染体,异化的存在,既不属于纯种的人,也不属于灭绝人类的生物集合。人吃人,历史上是有过记载的,我们对人性的保持,是通过怎样的自我约束。在生存,权利,力量,各种各样的欲望之中,思考着,是吃人还是被吃。当智慧生命不再局限于人时,面对可交流的但是又处于食物链两端的智慧生命之时,是否在这食物链中还有着仇恨,恐惧,疯狂,是否还有着狡诈,背叛,欺骗。人,停不下的思考。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