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修仙天下之丹路福星》修仙狂龙 完整版未删节 修仙天下之丹路福星下克上

修仙天下之丹路福星

玄幻已完结

《修仙天下之丹路福星》是胖猪有了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修仙天下之丹路福星》精彩章节节选:“这服装到底用啥材质制成的呢?不是丝、不是线、不是棉……无边角,不是粘帖,不是拼贴,那这服装是如何缝制的呢?”办公室里,李青扬一脸

千马中文网|更新:2019-04-14 08:07:5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修仙天下之丹路福星》是胖猪有了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修仙天下之丹路福星》精彩章节节选:“这服装到底用啥材质制成的呢?不是丝、不是线、不是棉……无边角,不是粘帖,不是拼贴,那这服装是如何缝制的呢?”办公室里,李青扬一脸

《修仙天下之丹路福星》免费试读

“这服装到底用啥材质制成的呢?不是丝、不是线、不是棉……无边角,不是粘帖,不是拼贴,那这服装是如何缝制的呢?”办公室里,李青扬一脸茫然的盯着桌子上面平放的一件青灰布衣,根据服装的外部特色可以辨别出其深厚的汉时风格,然而又和汉装有特别大区别,特别是做服装所用的材质和制作办法,更是让人捉摸不透。李青扬——一个斯坦福学院的中国留学生,在读博士生,生性固执,外向中又有着一点的狡猾,一副对啥都无所谓的表情在学术上又有着让人想象不到的坚定,被斯坦福学院的老师和学生誉为英国服饰界的明天的星星。时常被他的导师斯坦福学院副院长领着一同参加非常多海内外有名的服饰研讨会和展览会。对各个国家服饰都有着非常的研究。1年前,英国一考古小队在中国考古之时不注意时获得一件服饰,因着服饰的特殊性被考古小队以文物的名义献给国家历史博物馆进行研究,但由于途中运输的时候不仔细将服饰的裙角划破,国家历史博物馆将它交付斯坦福学院看可不可以试着将它修补。有这等好事导师又如何会忘记他的得意门生李青扬呢,加上他又是中国人,对中国服饰自然要熟识非常多,便被特别允许参加到这件任务中。把服饰放在手中,柔软,轻滑,几乎没啥质量,仔细看,除了裙角一处在运输中不仔细被划坏之外几乎无啥损坏。据导师所说,这件青色衣服通过研究已然初步肯定其存在世间已经有近三千年历史,还能保存的这么完美(自然,这不包含被那些考古队的家伙弄破的裙角)简直让人想象不到。“莫不是,这就是传说中的天衣不成?”李青扬有些自讽的想,眼睛然而出神的无离开那件青色衣服半点。一边他的导师Acheson早已习惯他的这种神情,笑笑不言语,接着看那件青色衣服。直至深夜,李青扬依然一副迷恋的表情瞧着那件青色衣服,Acheson也不顾他,知道现在的李青扬若不是想明白了啥重要关节或者啥问题,非常开心的清醒过来,唯独能叫他清醒的方法就是饿晕或者一棒把它敲晕,即便有些无可奈何,然而也是他为啥这么欣赏李青扬的重要原因。非常多连自己都搞不明白的问题就是如此这般被他想通的。笑着晃晃头心想大约这两晚上他都不会清醒了,转过身走出办公室,将门反锁,单独离开。晚上,空旷的办公室只剩下李青扬一人,手中拿着那件青色衣服一遍遍摆弄。月光流转,从窗户洋洋洒洒飘然而落,照在青色衣服之上,青色衣服上突然漾起一圈波纹,如调皮的孩子将石子丢入了平静无波的水面上,圈圈波浪散去,首先看到的然而是一幅星河图,李青扬轻轻一惊,认为自己在这里呆的时间太长,脑袋中浮现了幻象,闭上眼摇摇脑袋,睁眼再一次看去,星图依然,群星点点。李青扬惊奇到了极致,拿起服饰仔细打量,这条长长的群星带大概就是银河,这个大概就是太阳了,金星,这是木星,这个地球,月亮,李青扬愈加惊奇,不觉拿起青色衣服往窗口走过去,没想到一天没有动,两条腿酸麻,一个趔趄,竟然摔倒,额头撞在桌腿上,鲜血直流,滴滴而落,滴在那青色衣服之上,刹那间,星河移动位置,天地交换,隐约之间,有龙吟长空,虎啸山林,又有虫林低语,山水川流之声,不绝于耳,只觉得心中忽然喜忽然悲,忽然愁忽然怨,千种滋味万般心绪齐上心头,陶陶然晕晕然,神智仿佛被啥东西用力拉扯,拽拔,仿佛要离体而去,偏偏这个时候浑身乏力,提不起一点劲力与之抗衡,只得听天由命,任那股强大的力量将自己神智拉出体外,拉向那浩瀚宇宙,拉向那吃人不吐骨头的黑洞……临沧大陆,随着一声婴孩的啼哭,一个新的生命出生了,门外,被称作李斯子爵的年近半老男人从焦虑中挣脱,“哈哈”大笑一声,叫道:“感激伟大的沧浪之神,在您神圣的光芒的照耀下,我李斯终于有后代了,哈哈!”李斯非常高兴的祈祷完便手舞足蹈冲进房子里,一个侍女将新生的婴孩交到李斯手上,娇嫩的皮肤吹弹可破,两只眼睛紧闭,嘴巴咂吧咂吧,似乎有点饿了。李斯双手将婴孩托起,向着徐徐落下的夕阳深深一躬,郑重的再一次道:“感激沧浪之神厚爱,李斯将生生世世是您最忠实的子民。”将孩子抱回怀里,仔细打量,两滴浑浊的眼泪顺着脸颊落到婴孩嘴里,好像不太好吃,婴孩忽然然张嘴哭喊起来,声音清亮,哭声中,只听到李斯大声叫道:“孩子,以后你就叫李青扬!”“这是啥地方?”李青扬努力想要睁开眼睛,但是眼皮不知为啥,就是不听使唤,想叫,张嘴然而是咿咿呀呀,稚嫩的声音在耳朵周围回荡,翻身想要站起,然而只是无力气的蹬腿而已,“这是如何回事?”忽然觉舌头尖上一甜,一点甜丝丝的汁水流进嘴里,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若言,你看他吃东西的样子跟你真像!”“是吗?我看也像,他的额头跟你一样,有点高……”略带调笑的女声。“哪有!我的额头很高吗?像我这么俊朗的帅哥如何会有额头高这种没文化没素质没修养的缺陷呢?”依然是那个苍老的声音。“呵呵!你呀!是老没正经!”女子清脆的笑了起来。李青扬脑袋一片混乱,从他们的话语中似乎自己有啥地方改变了,但是变成啥了然而不知道,心里暗自生气,然而没方法用语言表达出来,张嘴一声怒吼,传到耳朵周围然而是一声哭泣……这么过了几日,李青扬终于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原来自己穿愈到一个婴孩身上重生了了,来到了一个不被大家所熟知的世界。“为啥会如此这般?”李青扬自问道,但是脑中只记得自己在办公室中修补服饰,然后不知道如何回事昏昏沉沉的通过一段时间,醒来之后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每当想到现在的情形,李青扬便禁不住发自内心的呼喊,“不行,我要回去,这个世界不属于我。”然而又有谁能够明白李青扬的心情,李青扬只有单独闷在心里,每当他想起自己身在地球的父母亲友,想到自己生活在这个不知名的世界的时候,心里不禁就是一阵愤慨。“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如何回事?为啥我会来到这个地方,为啥我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谁可以告诉我,谁可以告诉我如何才能回去。”李青扬愤怒的挥动着小手,打在李斯伸过来的嘴巴上,顿时激起一阵呵呵大笑,李青扬瞧着李斯张着大嘴咧着满嘴的黄牙在自己脸前摇动,心里厌恶到了极致,心里暗下决心:“无论怎样,无论用啥方法,我也要回到我的世界。”春去秋来,李青扬已然九个月大,白嫩的皮肤水灵灵的眼睛,玉雪可爱,整个如粉雕玉琢一般,长的惹人怜爱,李斯夫妻俩对他越发疼爱,成日里守着他玩弄着他,丝毫无发现到面前自己的孩子眼中居然流露出一种只有成年人才大概有的烦恼与忧虑。只有在夜晚,李青扬才会得以安生,睁大着眼睛,瞧着屋顶发呆,九个月来,他无时无刻不再思考着,想着在地球的生活,有父母亲的疼爱,老师的关爱,还有自己最爱的蓝甜,她已然在家乡苦苦等了自己三年,难不成现在……不行,我要回去,然而,我大概如何做才能回去呢?李青扬苦苦思考着整件事情,然而从办公室到这里,李青扬脑中完全就是模糊一团,根本啥都不知道,更别提想明白自己是如何来到这里了,不过几个月的思考也不是无结果,李青扬想起那天晚上自己在缝补服饰的时候,服饰上所出现的星河图,那件奇怪的服饰一定有啥秘密。若言他们即便有时候会察觉到自己孩子的特别,但是也没放在心上,反而引认为喜,认为他将来一定会重振李门光芒。十六年过去了,李青扬也已然十六岁,虽说还是一个小孩样子,但是由于他生来与别的孩子不一样,可以说是带有上辈子的记忆,所以,他的心智完全不是其他孩子所能相比较。十六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李青扬也已然渐渐接受了自己到一个婴孩身上重生了在异世界的事实,即便依旧不明白自己到底为啥来到这里,但是这再不是他想就能够想明白的,也完全超出了他智力的范围,所以他也干脆放弃,眼不见心不烦。十六年时间,李青扬对这个世界也大约有了个了解,在这个名为临沧大陆的地方,和自己那个世界一样,存在这小小数十个不一样的国家和五个民族,民族是有高迪人,南麓人,暹粒人也称为神之下属,乃是如李青扬这类人,是人类世界的正统,再有就是低迪人,和北麓人。各个民族在一同混合着,由于暹粒族身为统治者的原因,对那些少数民族均抱有不一样的偏见,原来民族歧视是不分地域的,每个国家都有着自己的历史文化,并各自占有其信仰的神明,但是总的来说,然而是分做两个派别,一个派别的主神是太阳之神,其教义是用光明的力量来拯救世间一切苦难。和佛家教义有着相似的地方。另一个派别则是信仰沧浪之神,他教育人崇拜黑暗的能量,只有死亡才能得到永生。(有待斟酌)太阳之神和沧浪之神各有其下属,每个下属又分别掌握着某个地方或国家的崇拜,由于教义的不同令崇拜太阳之神和崇拜沧浪之神的两个派别老死不相往来且时常性的会由于琐碎的事情而引起战争,战争的结果经常是两败俱伤然而拿对方没方法而无可奈何收兵。即便大陆上所崇拜的最终神明只有两个,但是由于某些原因,和对宗旨的某些误解,以致发生在对抗大家共同的敌人的时候他们的属下表现的并不团结,相互诋毁,出卖,挖墙脚以及一些小范围性争斗是很常见的事情。而现今大陆的布局,在数千年前,由于崇拜问题,而致使两个派别的崇拜国相互斗争不停止,人民流离失所,洪涝,干旱,可以说是民不聊生。后来,在太阳之神的提倡下,和沧浪之神最终达成契约,以横跨临沧大陆中心的渭河为界,往北是太阳之神的地域,向南是沧浪之神的领域,两方相互不可以以种种原因或姿势进入对方领域传播教义。通过数十年的崇拜斗争,人类是最直接的受害者,至那数百年,在两方各自的努力之下,人类得以休息的机会,在那之后便开始了各自领域内的崇拜倾轧,一直闹到现今,通过千余年的酝酿,形成了今日临沧大陆的布局。十五个国家将临沧大陆从北向南分成了四层,从北向南自东向西依次是越莫、阳明、冰都、沙驰帝国、鹰腾帝国,彩云国,龙跃,斑斓,映月,漠龙,奇雅,秦国,辉夜,奇湘,南国而各个国之间尤以阳明和辉夜两国最为富强。现今李青扬所在的国家则是斑斓国,乃渭河南岸最东的一个国家,也是所有国家中势力最薄弱的一个小国。时常遭到边缘国家的欺侮和掠夺。必须提到的是,这块大陆与自己原来的世界最大的不一样是科技和经济的不同,它的文化科技程度只相等于秦汉期间,有一点与大陆情形很符合的但是是每个国家之间即便不和,但是特别看重商业往来,经济发展相等可观。包含李青扬父母是一个虔诚的沧浪之神崇拜者,家里又是一个没落贵族,即便李斯戴着一个子爵称号手下但是是钱权俱无,这些李青扬都可以忍受,最让李青扬看不惯的乃是他们身上所穿的服饰,面料不精细,款式和中国古代高丽服饰差不了多少,穿着笨重难受极了,举手投足都受到特别大限制,这对身为英国斯坦福学院最有前景的博士研究生来说不能不算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折磨。但是一个才刚刚十六岁大的孩子他又能做些啥呢?就算他想做也只会被大人当作孩子的胡闹而不放在眼里,所以他坐在花园中手中拿着一件青灰服饰怔怔的发着呆——“暮,你看青扬和蓝甜,他们多么合得来。”“是啊,当年我们交往的时候不也是如此这般么,看他们可能将来还是一对的,哈哈”饭桌子上面,当李青扬父母看到年仅六岁的李青扬给蓝甜夹菜的时候欢快的说道。蓝甜,李青扬在地球上的未婚妻,是李青扬邻居蓝启运夫妻俩的女儿,两人从小一同长大,可以说是亲梅竹马,两小无猜。也正应了李暮猜想,在两个人从小学一直至大学一起走过数十年时光之后,两个人之间即便不像肥皂剧中所演的那样爱的惊天动地,但是是平淡中见真情,就等李青扬研究生毕业在那之后就准备结婚,谁知道……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眼睛转向手中那件服饰,若言告诉他,这服饰是他一出生就带来的,将它全身上下紧紧包在当中,而这青色衣服但是正是上一世害他失去生命的那件青色衣服,无边无缝,一气而成,在日光照耀之下,静静躺在李青扬手中。在这十六年来,李青扬每时每刻在想着这件事情,直至现今,他仍然感觉就像是做梦一般,让人难以相信,李青扬瞧着那件服饰,那天的事情慢慢浮现今脑海当中,但是始终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如何被送到这个世界的,十六年来,李青扬每时每刻不再思考这个问题,但是是无答案,十六年来,每当想起自己的父母,未婚妻蓝甜,老师,亲人,朋友,李青扬一个人承受着这种说不出的折磨,瞧着那些有点像蝴蝶但是翅膀要比蝴蝶尖锐且尾巴上有两条好看的彩带被这里人称为”花蚨”的飞虫在花枝上玩的很开心,心里难过到了极致。“青扬,该回去吃饭了!”若言从后面走来,低声说道。关于李青扬,若言有种陌生而又亲切的矛盾情感,李青扬即便是他儿子,但是李青扬但是有着与他这个年纪很不符的智力和成熟,特别是他时而不时间眼睛中流露出的智慧时常让她不禁感觉到讶异,导致她从来不敢将它当作十六岁的孩子看待。“恩,知道了,妈,我这就回去!”李青扬有些颓然的应道,一天静坐,仍然无参透那件青色衣服的奥妙,而那件青色衣服,自从上一世在夜晚的月光照射之下曾显出过星河图外,李青扬好几次在夜晚把它拿到月光之下,不顾如何翻看都不再见到那星河图显示。饭桌之上只有他和若言两个人,无李斯的弄鬼,气氛稍微显得压抑。“娘,爹呢!”李青扬问道。“哦!你爹他去越莫国做生意了,要等到下个月才可能回来!”若言道。“哦!”李青扬低声一声,不再言语,静静将饭吃完,刚要准备动手帮若言整理东西,但是被若言拦住,说道:“青扬,该去看书了,这些娘来整理就可以了。”李青扬点点头,走到门前又不禁回头看看。李青扬所在的家庭是一个没落的贵族家庭,父亲李斯即便头顶一个子爵称号但是无钱无权,迫于生计,李斯不可以不下海做生意,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不仅无赚到啥钱财,反而借了满身外债,直至现今,家里已是贫困至极,若言长的很好看,只是再好看的女人也经不起岁月的摩挲,特别是在这种情境之下,年方四十的若言已是头发半白,眼角皱纹丝丝如刀刻一般。瞧着劳碌的若言,李青扬不由想起自己上一世的父母,如果自己没有算错的话他们现今大概刚好五十,不过在那个科技发达的世界,爸妈保养的很好,表面上不过三十岁的样子,而面前若言即便不过才四十岁但是已然头发半白,表面上像是六十岁的妇人一般。若言苍老的脸孔让李青扬心里不禁一黯,一点愧疚的情感涌上心头,很久难以平静,李青扬来到门外,瞧着天空皎洁的明月,心道:“天下父母心,就算是在异界也是一样啊。”回到房中,李青扬拿起书本,但是很久难以静下心来,不由烦躁的将书籍扔在桌子上面。“青扬,如何了?有啥烦心事吗?”门口若言端了一碗墨香汤走进来,看到李青扬似乎有啥心事的样子,奇怪的问道。墨香是用一种名叫墨香树的叶子熬成的汤,可以提神清气,价钱即便算不上昂贵,但是也不是一般人家可以时常喝的起的,李青扬家里即便贫穷,但是为了可以给李青扬制造很好的环境,仍然从牙缝当中挤出钱来给李青扬买这种叶子熬汤喝。“砰砰砰!”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来人脾气似乎很坏,敲门声一声接着一声,让他心里头不禁有点焦躁不安。“啊,请等一下,立刻就来!”若言应道。但是敲门声仍然没停。“吱!”随着开门声的还有若言的一声惊叫,声音包含了讶异和恐慌。李青扬感觉发生了啥事情,推开房门往门口跑去。门口处,只看见一人斜靠在门沿处,大口喘着气,额头处一丝丝血水顺着脸颊往下滴落,将门口一片地面都染成了刺眼的红色,若言费力的将那个人扶起,抬头看见李青扬,赶忙叫道:“青扬,快,把你爹扶进去!”“青扬!爹知道你少年老成,不可以把你当成一般的孩子看待,但是爹现今不可以不说的是,爹对不起你,爹这就要去一个很遥远的地方了……!”李斯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抚着李青扬的头,低声叮嘱道:“青扬,爹走之后你合得来好的听娘娘的话,不要调皮,要做一个可以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记住,帮爹照顾好你娘!”“爹,你安心的去吧,我会照顾好娘娘的!”在李斯去世的第二年,李青扬在李斯的墓铭前如许说道。对于这个家庭,因为他保存了上一世的所有记忆,这让他始终难以摆脱对原来那个世界原来的爸妈的思念,李青扬的情感算不上深,对于爸妈,他即便叫他‘爹’‘娘’,但是心里只能说是把他们当成一个在异世界的朋友而已,在他内心深处,还是深切的希望这有朝一日可以重新回到自己的世界,回到自己的母校,自己的家庭。但是,现如今他的心情但是有所变化,一年前,李斯带着车队去越莫做生意,半路上遇匪,所有护送人员全部被杀,只有李斯拼命逃出,那一次李斯所带去的东西是家里数十年的积蓄,倘若可以运到越莫国变卖,一定可以大赚一笔,但是,东西被抢走,再加上事后对那些死亡者的亲属的补偿,若言几乎变卖了所有家产。而这段日子,若言就是靠为有钱人家做零工和李斯生前一些朋友的救济才勉强生存的,若言在辛劳工作的同时从来不让李青扬帮他做啥事情,他们即便卖了所有家产,但是若言就是将李斯去世之前所看的那些书本一本不少的保存了下来,教他识字断句,期望将来有一天,他能出人头地,不再跟着她过苦日子。“天下父母心!就算是在异界也相同!”李青扬终于深深的领悟到了这句话。“娘!你先去工作吧!我想在这里多陪爹一会!”李青扬对一边犹在哭泣的若言说道。“好,青扬,不要忘了看书啊!”若言叮咛道。“恩,娘,你放心吧!”李青扬面对着李斯的灰盒盘膝坐下,大红色的木盒里面睡着自己这辈子最亲密的一人,心里有点酸楚,道:“爹,你放心吧,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让娘受任何一点苦楚了。”李青扬道:“爹,你在天之灵,大概知道我有这个实力,请你原谅我,从前,我只是打不开自己的心结,即便现如今我仍然无解开,但是但是不再成为障碍,在我回到我的世界之前,我会尽所有能力保护好娘娘的,你放心吧!”站起来,伸出袖子将灰盒再一次擦一遍,转过身走出房屋。若言正在院中用力揉搓一堆服饰,原先光滑的手现如今也开始长茧,变得不精细起来。听到开门声,若言抬起头,拢下有点凌乱的头发,喊道:“青扬,该看书了。”李青扬来到若言身子前面,将若言的手从服饰堆里拉出来,握在手中,低声说:“娘,不要做了,这些活计不适合你,娘,你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女人,你大概穿着最奢华的衣服,由贵族公子伴游……”“青扬,你在乱说啥啊?”若言瞧着与往日不同的李青扬,有点奇怪的问道。“不,娘,我没有乱说,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也没病!”李青扬推开若言探过来试他身体温度的手,接着说:“娘,你不要讶异,你听我说,别走啊,娘,你听我说啊!……娘,娘……还没等李青扬说完,便见若言的表情由吃惊转变为恐慌,在转变为害怕,最后提起腿便往门外跑去。床上的李青扬被若言强制按住,让大夫遭到把脉,眼里眼泪隐约可见。李青扬说:“娘,我真的没事……”“是,青扬,你不会有事的,不会,真的不会!”若言喃喃说:“孩子,你跟着娘过苦日子了,娘对不起你,你别怪娘,娘保证,以后一定用尽全力挣钱,再不会让你过苦日子了,娘保证。”听到这句话,李青扬心里一阵愤慨,喊说:“娘!”便在此时,大夫也已治疗完毕,不高兴的说:“你这妇人,孩子没病你又来喊我干啥,浪费我时间,出诊费五十币,哼!”“真的?青扬,,他真的没病,不,大夫,你在好好看看,他,他是不是发热,大脑有啥问题啊!”若言有点不敢相信的说。“你这妇人好没道理,你孩子没病就是没病,哪里有爸妈盼孩子生病的道理,五十币快点拿过来,哼,我家里还有那么多病人在等着老夫治疗呢,无功夫在这跟你浪费时间。”顿了下又说:“若不是看在你死了丈夫的份上生活艰难,这一百币你是一定的拿的。”李青扬听着老者对娘这么言语,心里顿时一阵怒火,大声说:“他娘的,臭老头,你装啥装,就你那点破医术整座城里谁不知道,还排队看病,少给你脸上贴金了,我家若不是没钱,死都不会找你的。”“家伙,你说啥?你你你,再说一遍,信不信老子打掉你的牙。”“大夫,你别动怒,小儿无知,你别和他一般见识,这是一百币,您收好。”若言赶忙截住怒发冲冠想要打人的大夫,把钱塞到大夫手中,那大夫收到好的方面,按乃下怒火,骂道:“家伙,当真是啥样的人养啥样的家伙,怪不可以你老公会死,难不成就是被你们娘两气死的,哼!”说着整理好医箱便打算走人。若言听到这句话身体一颤,两行眼泪眨眼顺着脸颊滚滚滴落“大夫,你,,你说啥?你可以侮辱我,但是你绝对不可以侮辱李斯。”“家伙,你说啥?”李青扬一下从床上跳开始,骂说:“老鬼,你他娘有种再说一遍。”大夫语出便已经有些后悔,李斯为人可亲,待人和善,在城中受到好评,即便大树已倒,但是城里的人念在死去的人面上,对若言两个人颇多关照,何况又是自己理亏,心里有点气馁,兀自嘴硬说:“说便说了,你有能如何,哼!”转过身夺门而去。李青扬被那老人的话激的满腔怒意,指着那大夫背影大声喊说:“家伙,我会让你为你说的话而后悔一生的。”若言含泪抱住李青扬,低声哭泣。

《修仙天下之丹路福星》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胖猪有了)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修仙天下之丹路福星》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