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一笑春风战荣耀》一笑作春风 帝王攻 一笑春风战荣耀小说大结局

一笑春风战荣耀

浪漫青春连载中

《一笑春风战荣耀》是村里一枝花儿写的一本浪漫青春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一笑春风战荣耀》精彩章节节选: 过了今晚明日就要去参加交流会了,霍禅强迫自己早点睡下,一把拉过被子闷头上,一瞬间黑下来脑子里回放的都是聂着文,一帧帧一幕幕,如电

阅文集团|更新:2019-04-14 16:10:0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一笑春风战荣耀》是村里一枝花儿写的一本浪漫青春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一笑春风战荣耀》精彩章节节选: 过了今晚明日就要去参加交流会了,霍禅强迫自己早点睡下,一把拉过被子闷头上,一瞬间黑下来脑子里回放的都是聂着文,一帧帧一幕幕,如电

《一笑春风战荣耀》免费试读

过了今晚明日就要去参加交流会了,霍禅强迫自己早点睡下,一把拉过被子闷头上,一瞬间黑下来脑子里回放的都是聂着文,一帧帧一幕幕,如电影卡带与走马灯。

李雯雯最近踪迹诡异,一个小时前接了个电话就提溜着外套跑出去,整的霍禅都以为她莫不是谈恋爱了。

翻来覆去还是无法入眠,最近除了那晚睡的稍香,这些日子一直重度失眠,偶尔半夜突然梦醒,额头上净是汗渍,连吃安眠药也无甚效果。

等到近12点多,李雯雯才回来,轻手轻脚的打开灯,骤然听到霍禅咕哝着喊了句老师,若不是太过安静,这样细微的声音应当是听不见的,李雯雯走过去将露在被子外的两条胳膊给塞回被子里,方一碰上,人就从床上骤然坐起,浅眠的可怕,霍禅深深皱眉揉了揉额头,刚醒来重重的鼻音:“你回来啦?”

李雯雯点点头,见霍禅暂时没有要躺下去的意思,迅速的洗了一个战斗澡,把灯关了趴床上去,心里充满了自责,竟然一直都没注意到霍禅的异常,一些轻微的响动都让她如临大敌从梦中惊醒。

方才好不容易睡下,而今醒来更加难入睡,霍禅睁着眼睛看天花板,一片漆黑。

翌日一早,霍禅早早就从床上爬起,轻手轻脚的换好衣服,化了个淡妆,轻轻将门带上。

手上提着一份文件夹,里面备着满满当当的资料文件,刚出宿舍大门,就被叫住了,早上下了点牛毛细雨,微黄草地上湿润润的,踩上去软绵绵一片。

细雨扑撒在毛孔上,就好像喷了薄薄一层喷雾,骤然间一把伞遮在上方,执伞的手骨节分明,比女子的手稍微大上一些,可依然细长且有力。

霍禅黯然失神,下雨天空气里都弥漫着青草鲜泥土香味儿,浑噩的思绪总算是好一点,霍禅轻声道谢,伞外伞下皆寂寂无声。

途中有些许学生侧目而视,霍禅刻意拉开一些距离,任毛毛细雨打湿半边肩膀,聂着文将伞柄塞进她手里,自己先一步迈开,雨水滴落在他的头发上,肩上,衣服上,升起一片朦胧的水珠。

霍禅愣愣的握住伞柄,脚下灌了铅,一步一步走的格外沉重。

才短短一段路,霍禅似乎走了半个世纪,骤然一道闪电自半空划过,雨势看上去有越下越大的迹象,霍禅立即迈开步子追上去,将手抬高,雨点猛然如豆子砸在伞上,霍禅轻吁一口气,幸好!

不敢抬手去看聂着文的神情,手一直举着,手背上突然被温暖包围,原来是聂着文伸手握住她的手,被风吹的冰凉的手瞬间回暖,霍禅却将手从中抽出,留下伞柄被他握住。

门外停了一辆捷达,是熊教授的车,车窗慢悠悠的摇下来,熊教授伸出脑袋:“快点,你们两个年轻人走的比我这个老头子还慢。”

霍禅扑呲一声没忍住笑出来:“你开的是车。”

熊教授摆摆手:“我平日里散步都比你们快。”

霍禅本来想坐副驾驶位,可见聂着文沉着脸坐到后面,提溜着文件夹也跟着坐后面,中间隔了一个人的距离,熊严一笑:“小丫头有没有把握啊!”

霍禅全身心注意力都在旁边,随口敷衍:“有。”

两三个小时的车程,车窗紧闭,空气不流通,整个人都昏昏沉沉,困意袭来,霍禅就靠着座背头偏向一边昏昏欲睡。

熊严从后视镜撇了一眼,继续开车。

聂着文余光一直注意着身旁,见人突然往一边倒,坐了过去把脑袋挪到自己肩上,面色淡然,目光柔和。

霍禅实在困极了,也不管熊严怎么看,直接睡了过去,熟悉的气息萦绕在鼻尖,将梦魇全都消散。

这是一场大型的交流答辩会,能来参加的人都有一定的本事,霍禅根本不敢放松自己,时刻绷紧了脑袋里的弦,在场的人皆装扮得体,自己也是一身职业装,成熟优雅。

一下车霍禅就把自己的风衣外套给脱掉,一身墨蓝西装上衣短裙,黑色高跟鞋走出来,冷风刺骨,真是为了形象豁出一身老命,聂着文将霍禅脱下的风衣搭在左手,右手撑伞,一袭深棕色的风衣站在霍禅身旁,凝眉看着霍禅。

熊严撑伞一身黑西装走在前头,戴了副黑框眼镜,一副老学究模样。

顾及霍禅单薄一身,聂着文带着人随着引路的一名老师进入会场休息厅,里面已经坐了好几堆人,熊严一进去,就有一道中气十足的嗓音吼道:“老熊头,好久不见呀,这回带了哪个宝贝学生过来啊!”

熊严哈哈大笑:“小霍,过来和这位爷爷打个招呼。”

霍禅默默翻了个白眼走过去,乖巧的叫了一声:“您好,学生霍禅。”

眼前之人十分精瘦,长相平常,可眼神却很精明,看上去也不过40出头。

“老熊头,你莫带坏了小姑娘,什么爷爷,人家小姑娘家家的可比你有礼貌多了。”

聂着文也打了声招呼,那人倒是眼睛里闪过一丝亮光,打量着聂着文:“不错不错,老熊头,你怎么把人挖你们学校去了?”

熊严得意一笑:“天机不可泄露。”

聂着文方22岁便两本一硕士自美国毕业,24岁拿到博士学位归来,机缘巧合之下来到华中大任教。

早前就有很多名校给聂着文抛出橄榄枝,不过皆被拒绝了,熊严与校方商量后言辞凿凿将人给请了来,不过这件事没有大事宣传,其他学校皆不知情,熊严特意等着这一天,让那群老大不小还老不正经的人嫉妒嫉妒。

霍禅挨个打完招呼揉着酸痛的腿坐下,在场的女学生好像只有寥寥两三个,一下子成了珍惜物种,被其他男学生们围了个水泄不通,霍禅旁边就多了好几把椅子,聂着文脸色越发沉,好在他一向看不出情绪,其他学生们只当他是很有存在感的背景板,霍禅言笑晏晏与其他学生交谈,谈到会心处,皆相视而笑,明亮的笑容刺痛了聂着文,别过头去与其他老师作谈。

熊严已经和他的老朋友们围坐一堆,交流会很随意,不知不觉中已经开始了,霍禅很喜欢这样的感觉,很自在,你可以和在场的任何一个人聊看法抒己见,你可以用你的观点你的言论打败他,你也可以从别人的思想里突破自己纠正自己。

一场答辩交流下来,好几个学生都要与霍禅互换微信,霍禅大方的将微信号给出去,熊严看向这边欣慰点头,一旁的好友也点点头:“小姑娘不错啊,有理有据且能保持冷静,倒是我们家小子显得急躁了。”

熊严得意扬眉:“那也不看看是谁带的学生。”

那人毫不犹豫的打脸:“反正也不是你带的,我怎么觉得像聂老师带出来的学生。”

熊严使劲一瞪眼:“好歹我也带了一两年。”

“哈哈哈,还真让我猜对了,今日就论你们华中大出彩了,一个聂教授一个小霍,我们这群年轻人不佩服不行啊,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后辈人才辈出啊!”

熊严轻啜一口:“呸,年轻人?你也好意思,这张老脸都不要了?56岁的人了。”

这张脸真看不出真实年龄,那人一笑:“怎么?嫉妒我童颜不老?”

越是年纪大的越爱耍活宝,霍禅一过来就摇头叹气,真是一群老不正经的。

下午的答辩更加激烈精彩,就连聂着文也被其他老师拉着不放,学生与学生交流,老师与老师争论,最后霍禅与另外几个学生竟被一群老师给拉去答辩了。

一句话都要细细思考品味,又要看反应能力,霍禅觉得今日交流会后,自己头发怕又要白上两三根,今日梳头时竟抓出两根白发,狠心拔掉后没找出其他的,不过霍禅还是担心再长出来。

临走前众多老师学生还拉着霍禅等人不放,最后上了车才依依不舍的告别,眼神里写满了求知欲。

霍禅浅笑,挥手与他们告别。

越是有才华的人越纯璞,因为懂得,所以善良。与他们在一起交谈,自己的眼界心境都会提升一个层面,她就是容易被这样的人吸引,尽管她首先注意到的是对方的脸。

聂着文刚好掐住了她的七寸,那张脸那一言一语中的才华魅力都深深的打动了她,无法自拔,真要命!

霍禅心想,自你后,再无人令我心动。

熊严将人从校门口放下,自己打了声招呼就回家去了,家中夫人明令禁止假日九点半之前得出现在她眼里。

霍禅挺喜欢熊师母的,师母是个美人,非视觉上的美,而是岁月沉浸出来的风韵,眉眼笑纹里晕染的风采,师母为人温和,不过一对上熊教授就变得较严厉,霍禅大一暑假曾在熊教授家住了一段时间,师母很心疼霍禅,几乎把霍禅当亲生女儿,因为师母本身受过车祸,以致于无法生育,熊教授很爱师母,一直开导她,没有孩子也没关系,二人世界挺好的,霍禅知道后更加把师母当成干妈,每次去就拉着师母家常长短,有时候偷偷吐槽一下熊教授,惹得师母哈哈大笑。

聂着文将人送到宿舍楼下,雨自早上就没停过,路上积了坑坑洼洼的水涡,溅起来的水花砸在腿上一阵冰凉,尽管穿着风衣还是有些冷,霍禅低头说了声谢谢把电梯关上,留下聂着文执伞站在雨中。

一回宿舍霍禅就将鞋蹬掉,李雯雯没在宿舍,估计又是出去了,霍禅心中一动,跑到阳台边,见撑着伞的背影向前移动,心有灵犀,那人仰头回望,视线相对,霍禅缓缓勾唇,他应当看不见,无声的吐了吐气:“我爱你。”

聂着文半眯着眼,雨水成了一阵碍人的帘幕,看不清她的神情,缓缓回头离开。

《一笑春风战荣耀》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村里一枝花儿)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霍禅,熊教授)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村里一枝花儿)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笑春风战荣耀》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霍禅,熊教授),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