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第一皇后》大清第一皇后完结 主角是依图诗,西瓦的小说 第一皇后平胸小受文

第一皇后

古代言情已完结

主角叫依图诗,西瓦的小说是《第一皇后》,它的作者是初小月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父汗,女儿有个提议,”依诗玛笑着说道,“现在风沙已经停了,而且夜色已深,风高气爽,不如咱们架起篝火烤上全羊。载歌载舞美美的欢聚

|更新:2019-11-04 05:16:0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依图诗,西瓦的小说是《第一皇后》,它的作者是初小月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父汗,女儿有个提议,”依诗玛笑着说道,“现在风沙已经停了,而且夜色已深,风高气爽,不如咱们架起篝火烤上全羊。载歌载舞美美的欢聚

《第一皇后》免费试读

“父汗,女儿有个提议,”依诗玛笑着说道,“现在风沙已经停了,而且夜色已深,风高气爽,不如咱们架起篝火烤上全羊。载歌载舞美美的欢聚一下如何?”

“这个……”图瓦望了望西瓦,“贤婿意下如何?”

“呵呵,客随主便,”西瓦转过头,“依图诗,你说呢?”

“篝火全羊宴是我们蒙古人欢迎贵客的礼节,迎着晚风,看着明月,吃着上好的全羊,果然是很好的,”依图诗笑着说道,“况且刚发生的事让臣妾心里闷闷的,也没有了食欲,不如咱们返璞归真,正巧今日是全家齐聚的大喜日子,篝火全羊宴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呵呵,好的,”西瓦转过头看着图瓦说道,“既然依图诗都这么说了,还请岳丈准备了!”

“哈哈!”图瓦笑了起来,“也是,今日是咱们全家相聚的日子,既然连贤婿都这么说了。来人!架起篝火备只上好的羔羊!那就请贤婿随我出去罢。”

“依图诗,来,我们去吧!”西瓦笑呵呵的伸出手欲将依图诗拉起。

“大汗且先去吧!”依图诗婉言拒绝道,“臣妾先去准备一下一会供大汗食用的点心做的如何了!”

“那么——”

“姐夫就让姐姐先去吧,姐姐当真是要做个贤妻良母呢!”依诗玛站起身笑呵呵的说道,引得众人哈哈大笑,依图诗脸红了起来。

“你呀!“依图诗生气的站起身,”越大越没有规矩了!也不知父汗额娘怎么宠着你,如今倒如此的伶牙俐齿了!”

“哈哈,小姨说的对!”西瓦握住依图诗的手,“是我之幸,可以娶到如你这般贤惠的妻子。”

依图诗心里暖暖的,“大汗谬赞了,大汗就请先去吧!臣妾虽后就来!”

“姐姐和姐夫果然情深意切呀!”依诗玛虽是笑吟吟的说着,可依图诗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姐夫,不如咱们先出去跳舞吧!等着姐姐来着。我们蒙古的篝火可是很好玩的。”

“好!”西瓦答应着依诗玛,“你且快去快回!我出去等你!”

“是,”依图诗笑着走到桌前行了个大礼,“臣妾就先去了。”依图诗站起身对月雅安说道,“月雅安,你就不必跟来了,留在大汗身边伺候大汗吧!”

“是,”月雅安微微蹲了下。

“苏亚图!”依图诗来到空无一人的厨房,她们都已经被叫走准备篝火的细节去了,这也是依图诗原本的意思。“我知道你在这里,你出来,我们好好谈谈。”

“格格……”苏亚图从角落里走了出来,“不,福晋吉祥!”苏亚图轻轻叩了叩首。

“苏亚图,你这是做什么?”依图诗生气的说道,“你我多年情分,我早已拿你当做姐妹了,如今你是真的要与我生分了吗?”

“以前是福晋不嫌弃奴婢,如今……”苏亚图低下头,“如今身份不一样了奴婢不敢高攀——”

“什么高攀不高攀!”依图诗严厉的说道,“你再这样说我真是要生气了!你明明知道我早已拿你当做自己的亲妹妹,这样说真是要我寒心那!”

“妹妹?”苏亚图自嘲了一下,“是姐妹就不会对我弃之不顾;是姐妹就不会不谈言相告;是姐妹的就不会明明知道我背负着西瓦灭族之恨还去做他高高在上的福晋!”

短暂的沉默……

“很好,你终于把心里的不痛快说出来了。”依图诗看着默默流泪的苏亚图,“如果我不是图瓦的大格格,如果我不是背负着图瓦灭亡与否的命运,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我也不想让自己如此美丽鲜活的青春去献给一个足以做我父汗且还有四个福晋的男人!”苏亚图微微的颤抖一下,仍旧未抬头。

“呵呵,如果你知道这些天来我是如何的险象环生得,也许你对我的恨意就不会这么多了,你知道吗?今天早些时候我看到原木泰哥哥了……”

“什么?”苏亚图激动地问道,“他不是死了吗?”

“我也好希望他死了……可是没有!不过也快死了!”依图诗凄凉的说道。

“您在说些什么呢?”苏亚图一头的雾水,“什么死了又没死又快死了?”

“他今天突然出现在我和西瓦的面前,”依图诗叹了口气闭着眼睛说到,“对我大放不敬之词——”

“所以你就杀了他?”苏亚图一步步往后退着,“你这个毒妇!我再也不要理你了!”说完苏亚图跑了出去。

“苏亚图,苏亚图,你——”依图诗紧跟着追了出去,“谁再那里?”借着微微的月光,依图诗隐隐约约的看到一个身影一闪而过,待她追了过去已经不见踪影。依图诗心里约感不妙,便任由苏亚图去了,自己则赶紧端了一盅现成的脆皮奶向篝火宴会走去。

“臣妾恭请大汗金安!”依图诗端着脆皮奶略行了个常礼。

“怎么去了这么久?”西瓦怜爱的说道,“阿勒木,快将福晋手中之物接过来!你快起来,过来坐吧!”

“是,”依图诗站了起来走到西瓦的身旁坐了下来,“大汗快尝尝臣妾亲手做的脆皮奶,看看胜不胜得过咱们的御厨!”说着依图诗打开盅盖,向西瓦奉上。西瓦吃了一口,看来他似乎对自己的戒心已经完全消除了,这么说,刚才那鬼祟的人影仿佛并不是西瓦派去的人。

“你做的东西,果然是极好的!”西瓦笑呵呵的说道,拉起依图诗的手,“只要你我同心同德,其他的都无所谓了罢!”

“臣妾承蒙大汗厚爱,”依图诗说道,“臣妾不胜感激。”

“姐姐你终于回来啦!让姐夫好等呀!”依诗玛笑着从篝火旁走了过来,“姐姐快随我们一起去跳舞吧,在姐姐这个蒙古第一美女的光环下只怕都看不到我们了呢!”

“呵呵,说什么呢!”依图诗望着依诗玛的纯净的脸庞,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做那种偷鸡摸狗的事。大概是自己疑心了吧?可依诗玛身上配饰所发出的声响却又与刚才那个黑衣人不谋而合,肃然音量很小,可依图诗还是听得真真的,断断不会出错。依图诗打量了她一番,罢了,且静观其变吧!“你先去吧!我先陪你姐夫用完点心就去,再说啦,你才是咱们图瓦名副其实的小美人呀!”

“哪里。姐姐谬赞了。”依诗玛笑道,“若没有个可心的人,容貌又算的了什么呢!若我能有姐姐一半的福气可以找到像姐夫这般的男人,那倒也值得了!”

“呵呵,快看看!”西瓦笑道,“我一向以为你算是伶牙俐齿的,可见了小姨才知道这天外还有天那!”

“臣妾哪里是什么伶牙俐齿,不过说的都是肺腑之言罢了!”依图诗微笑道,转过头看着依诗玛,她正目不转睛的望着西瓦。“你且去吧,我一会便来!”

“是,那姐姐姐夫我便先去了!”依诗玛露出个迷人的微笑。

“小姨还真是活泼呢!”西瓦望着依诗玛的背影说道。一旁的依图诗隐隐的感到事情有些不对劲,可那里不对一时也说不上来,她望了望天真无邪的依诗玛,又看了看身旁的西瓦,不露声色的依旧保持着微笑。

“大汗请容臣妾先回帐休息,臣妾有些不胜酒力,还请大汗赎罪!”依诗玛从容的说道,“且大汗今日不宜与臣妾同房,按照图瓦的规矩今日臣妾应当和母家人同住。

一来是为了叙多年的养育之情,二来则是要向母家辞别,大汗尽可安心,一会篝火结束后,父汗会安排大汗的住处。明晨臣妾自会去向大汗请安,一同回西瓦。”

“好吧!”西瓦怜爱的说道,“既然你不舒服,不如我陪你先回去?”

“大汗的心意臣妾心领了,”依图诗笑道,“只是实在不必了!有月雅安伺候便足够了!况且父汗还想和大汗您好好的多喝几杯呢!”

“那好!月雅安!”

“妾身在!”

“快伺候你姐姐去吧!”西瓦说道。

“是!”月雅安将依图诗搀扶起来依图诗来,“妾身遵命!”

“臣妾告退!”依图诗微笑着离开座位,走出一段距离后她回头看了看在篝火旁跳的正开心的依诗玛,转过身笑笑的离开了。

“月雅安,你看这月亮多美!”依图诗抚了抚月雅安的手,“陪我走走吧!也不辜负这美丽的月色。”

“是,”月雅安欲言又止到。

“想说什么便说吧!”依图诗转过头定定的看着月雅安,“你忘记了那天我同你说过的话了吗?咱们自当同心同德。”

“是。”月雅安微微点了点头,“我要说了什么姐姐不爱听的,姐姐可别怪我!”

“怎会!”依图诗笑道,“你尽管说来就是了!”

“姐姐不觉得~”月雅安忧心忡忡的说道,“二小姐仿佛很钟爱大汗呢!今天的种种似乎都是在试验大汗呢!”

“呵呵!”依图诗笑出声,“是你多虑了吧!妹妹自幼贪玩,这次不过也是新鲜而已,不会的,我相信她懂得分寸!”

“可是姐姐——”

“好了,不要再说了!”依图诗厉声道,“我有些乏了,你先陪我回去,记住,以后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是,妹妹多言了!”

连月雅安都看出来了,依图诗又怎会看不出?依图诗默默地往回走着,她始终不肯相信自己的妹妹会如此的处心积虑。也罢,就趁着这次机会试探她一番罢!依图诗抬头望着清明的月光,今晚注定无眠了。

《第一皇后》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初小月)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依图诗,西瓦)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初小月)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第一皇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依图诗,西瓦),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