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南宫谣》南宫谣 小说 强受 南宫谣穿越文

南宫谣

古代言情已完结

经典小说《南宫谣》由冷凝紫小柒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泠飒,禾硕,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不一会,靛琳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泠翕正靠在榻上养神,听到有人进来,并不睁眼,只淡淡道: “你会医术?” 在记忆中,并不记得禾硕家

|更新:2019-11-08 13:19:4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南宫谣》由冷凝紫小柒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泠飒,禾硕,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不一会,靛琳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泠翕正靠在榻上养神,听到有人进来,并不睁眼,只淡淡道: “你会医术?” 在记忆中,并不记得禾硕家

《南宫谣》免费试读

不一会,靛琳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泠翕正靠在榻上养神,听到有人进来,并不睁眼,只淡淡道:

“你会医术?”

在记忆中,并不记得禾硕家的千金懂得医术。靛琳被这么一问竟也有些意外。

“前些日子我失足掉进了水里,醒来之后便失去了记忆,但是一些东西却记得十分清楚,想是以前学过的。”

喝了药,泠翕嘴角带着嘲笑,心道:“想也是,要不是懂得医术如何专挑如此毒的药下给了她,让她成了这幅样子。”

“你真的不曾向我父皇请旨要嫁与我?”

“我虽失了忆但是我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还是清楚的,现在我不会去做这样的事,以前的我也不会。不管你相信我也好不相信也罢,我只会在解释这一次,我没有做过。”

靛琳说的并不大声,但是却异常清晰坚定。泠翕一时间也不知是不是错怪了她,心下烦闷异常。

“歇吧。”

靛琳虽万般无奈,但是仍不露出半点不愿。

“殿下先歇息,臣妾整理些东西。”

泠翕心下明白靛琳的心思也不再多说,闭眼睡去。

不多会,屋外传来阵阵嘈杂声,泠翕在听见外面的喧嚣之后马上张开了眼睛,多年的军队生活早已让他敏感异常,靛琳并未休息也起身来到泠翕身边,正要说什么却被泠翕制止。

“大皇子,您不能进去啊,殿下已经歇了。”

“狗奴才,既然知道本皇子的身份还不赶快滚开,耽误了本皇子与三弟的事情本皇子斩了你。”

朝阳宫的总管张青果然闭上嘴不再言语。泠翕嘴角扯笑:

“哼,果然是迫不及待啊。可惜得很,我还没那么快死,更衣,本太子就见见大哥。”

靛琳不多说,拿起衣服为泠翕穿戴起来。但看着泠翕苍白的脸色又不再急着穿衣,而是走向梳妆台,拿出胭脂挑了一些抹在泠翕的脸上。泠翕在看见靛琳拿出胭脂后虽不明白她的想法但知道她一定有她的道理,很配合的不做声。

刚刚放下胭脂,门就被踢开。

“三弟可在?”

靛琳只觉一阵天玄地转,便被泠翕抱在身边。一道高大的身影顿时出现在内室。只见泠翕只着一件小衫刚好盖住精壮的上身,脸色红润,而靛琳只着中衣,更因刚沐浴过,青丝垂散脸颊微红,空间中颇有几分暧昧的味道。

“皇兄,你深夜到访可是为了打扰三弟的温柔梦?”

语气中带着轻佻。

“三弟可知今日父皇遭刺,幸得侍卫保护,不然只怕。”

泠翕依然带着淡淡的笑,只是语气却也凌厉。

“那大哥不会以为我就是那个刺客吧?”

在泠翕回答的功夫,泠飒早已捕捉痕迹的打量了一下屋子。

“怎么会?三弟现在贵为太子,这天下斗迟早是三弟的,三弟又岂会行刺父皇,只是侍卫回报,一路跟随刺客到了三弟宫殿附近突然没了踪影,他们又不敢贸然进来搜查,这才禀报了我。”

“既然大哥也说是朝阳宫附近,那就是也不肯定。兴许是进了离我这朝阳宫最近的晋阳宫也未可知。”

泠飒的脸色有那么一刹那的难看,世人皆知,晋阳宫是大皇子泠飒的寝宫。泠飒有些尴尬。

“三弟说的甚是,既然这里没有,那么大哥就不打扰你跟弟妹温存,回我那晋阳宫查看了。”

说完忿忿的离开了。

刚离开不久,靛琳便掩嘴轻笑起来。泠翕有些不解。

“笑什么?”

“你没看见刚才大皇子吃瘪的样子,脸都黑了,我以前可是听过大皇子泠飒的事情的。”

泠翕来了精神.

“哦?你听说过什么?”

“他呀是前孝怡皇后的独子,本也极有可能立为太子的,却因为皇后病逝而越来越不受重视,终究是与这东宫之位失之交臂,后来便也成了昨日黄花了。也难怪他不甘心,我可是听说他强势的很,也就是你能让他吃了这么大的闷亏。”

泠翕动了动胳膊,靛琳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在泠翕的怀中,急忙起身,大窘,遂随便扯了个话题。

“想是你那剑伤是拜他所赐吧?”

提到身上的伤,泠翕脸上闪出一丝冷光。

“不是他还有谁那么想我死?他已经收买了宫中太医,如若我唤来太医,现在恐怕早就被父皇斩了。不过他怕是做梦也想不到,我宫中竟有人懂医术。这钢针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尽数取出的。”

“看到他四处打量却没抓到半点把柄想是郁闷坏了,没想到我为了给你止痛焚的香却正好掩盖了刚才屋子里的血腥味。”

“谢谢你。”

靛琳对他这突如其来的谢意感到分外吃惊,但很快就又恢复了先前的淡然。

“这本就是我分内之事,况且。”

靛琳故意不把话说完,泠翕果然追问.

“况且如何?”靛琳掩面笑了起来.

“况且,我可不想当一辈子的寡妇。”

听了靛琳如是说,泠翕也难得的展开了笑颜。

“主子,就这样轻易罢手了吗?”

一个黑衣人静静的立在泠飒跟前。

“难不成,我还真的要剖开他的衣服不成,况且,即便是扒了,他也会找出一百种理由去辩解。如若不能一次找出证据,父皇是定会护着他的。别忘了他还有一个非常厉害的母后,今日我只得罢手,但是南竟泠翕,你要记住,总有一天我会拿回属于我的一切。”

说完手上的玉扳指就被捏的粉碎。

“今日我本是想去御书房找一些东西,来证明我的猜想,没想到父皇突然进去了,我只得急忙脱身,却不料大哥竟然会出现在那里,那么多的侍卫我一个人定然抵不过,所以假装刺杀父皇,好脱身,竟没料到他会污蔑我是刺客。”

静静的说着,泠翕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和靛琳解释这般,他竟然会莫名的信任她。

靛琳知道能让泠翕冒着生命危险的东西定然不简单。

“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冷血,竟然连自己的父皇都狠得下心。”

靛琳摇摇头。

“我知道,皇宫是个人吃人的地方,如若你不去反击,就会死在重重阴谋与斗争中。而且,你也是为了脱身,况且你不也说是假装刺杀,好让侍卫转移注意力及早脱身吗。”

泠翕的心中有着莫名的温暖,这么久了,其实谁都不懂她,除了霖儿,那个惟一一个住在他心里的人,那个陪伴了他五年的可人儿。可是如今,却又多了一个人比霖儿更加明白他心思的人,那证明了什么?霖儿在他心中的地位会被眼前的人取代吗?

不,不可以,即使霖儿现在双腿残疾,容貌尽毁也不能阻止他爱她的心。想到霖儿,泠翕忽然想起靛琳说过,她没有设计嫁给他,而且,看她的样子,不像说谎。

“你说,你从未设计让我娶你,我信你。”

靛琳没有丝毫不适应泠翕话间的跳跃Xing。嘴角带着开心地笑。

“你终于肯相信我了。”

“我一只以为是你的计谋,所有的矛头全都直指你,但是如今我却不这么认为了。”

“只要你相信我没有设计你便好。况且,在大婚之前你与我只不过一面之缘,何谈为嫁你不择手段。”

听着靛琳的解释,泠翕心里竟有一种释然的感觉。

“你说你失忆过?”

“怎么,你不知道?已经有些日子了,现在虽然也想不起来以前的事情,但是身体却无大碍了。”

“怎么会失忆呢?”

“失足掉进了水里了,醒来之后便什么都不记得了。”

“很晚了,睡吧。”

“殿下睡吧,臣妾再坐一会。”

泠翕心中明了,不再多说,转过身去。靛琳坐在椅子上,想着今夜的事情仍然心有余悸。不知不觉竟在桌子上睡着了。泠翕起身,伤口闷闷的疼着,搅动心肺。

看着靛琳的睡颜,睡着了的她依然绝色倾城,只是少了一份对谁都淡淡的疏离以及防备。真不知一个养在深闺中的大家闺秀为何会透出这样的神情。不自觉的伸出了手,上前抚摸着靛琳的脸。

靛琳动了动身子,让泠翕回过了神,自己竟然会不由自主的想去疼惜她,这是不该的,即使她并未伤害霖儿,但是她仍然是禾硕严的女儿,对她万万不可松懈。看着靛琳的身子正在发抖,没有犹豫,轻轻的抱起她,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床上。

这下是真的睡不成了,淡淡的笑着,自己竟然会这么温柔的对待一个女人,一个霖儿以外的女人,一个敌人的女儿。真不明白这是怎么了。夜凉如水,靛琳翻了个身,许是觉得有人在注视她,张开了眼睛,对上的是一对十分漂亮的眸子。

“殿下,为何还不就寝?”

刚刚问完这句话之后便后悔的恨不得咬下舌头。

“臣妾的意思是。”

泠翕笑了笑。像是十分欣赏靛琳窘迫的模样。

“明日我陪你回相府看看吧。”

泠翕的眼里深不可测,让人不知道他的目的。看着靛琳那没有表情的脸,作为嫁入宫中的女儿,为何在听到回家之后并无半点反应呢?

“你不愿意?”

“自然不是。殿下肯陪着臣妾,臣妾自然是受宠若惊的。”

泠翕并不多言,仍是仔细的想在靛琳的脸上找出丝毫的情绪,可惜他失败了,靛琳的脸上什么都没有。

《南宫谣》精彩评论

    有人没写作者(冷凝紫小柒),而是把主演挂到了起点,有点意思。这《南宫谣》没法像我往常那样分析评价。因为,你能相信么,这么多字,只是写了个情绪。不是鹿晗不适合,而是没人适合。主角(泠飒,禾硕)既是江南,又是曾经的你我。是千千万万少年时期的青涩和怯懦。是那少女早熟让人迷恋却又永远跨不过去的一道坎。没有少年得志,没有勇往直前,只有一时的奋不顾身和得不到的怅然无措。那条没有目的地的短信,就像永不消逝的电波,穿行在空无一人的城市。就像无法入眠的夜晚,一条探出水面的鱼怎么努力也吸不到氧气。就像控制不住的手,机械式的拿起又放下却组织不出想要说出的语言。想起一个单词,petrichor雨后的味道,说不清,道不明。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