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一池春》一池春小说 kuso 一池春年下攻

一池春

古代言情已完结

火爆新书《一池春》是春梦关情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郑扬,徐天章,书中主要讲述了: 第11章具表弹劾 孙符立时倒吸口凉气:“伯爷,这……伯爷何不上禀陛下,请了宫中诸位太医过府为世子诊治,说不得还有……” “惊动整个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12 12:13:3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一池春》是春梦关情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郑扬,徐天章,书中主要讲述了: 第11章具表弹劾 孙符立时倒吸口凉气:“伯爷,这……伯爷何不上禀陛下,请了宫中诸位太医过府为世子诊治,说不得还有……” “惊动整个

《一池春》免费试读

第11章具表弹劾

孙符立时倒吸口凉气:“伯爷,这……伯爷何不上禀陛下,请了宫中诸位太医过府为世子诊治,说不得还有……”

“惊动整个太医院,见真当得起吗?”徐天章此时冷静下来,显然知道,这绝非什么上上之策,倘或他真这样干了,反倒会叫陛下以为,他徐家自恃甚高,目无礼法。

孙符便颔首下去:“是下官急切了。”

徐天章说无妨,也知道孙符确实是替他着急。

老大的命还不知能不能保住,老二又断了一条腿。

所以郑扬下手果真是狠,要绝他后嗣,还要葬送武安伯府的这个爵位。

身残不承爵,这是祖宗传下来的规矩,郑扬自幼在宫中服侍,对此再清楚不过,所以才会在卫箴打伤了广明时,再痛下黑手。

“元德,眼下请你过来,是有件极重要的事,需要你这个左佥都御史出面替我做。”

孙符为官多年,好些话是一点就通,要御史出面的,必是想弹劾朝中官员。

可这种弹劾之事,又不是凭着他们红口白牙一张嘴,陛下便会轻易信了的,即便御史有弹劾百官之权,也不能够信口雌黄,不然到头来,不过是给自己找麻烦而已。

且徐天章这样郑重其事,只怕那个人,不是个好得罪的……

孙符有些犹豫,可面上却未表露分毫:“伯爷想做什么?”

“御史有弹劾之权,我要你上表弹劾郑扬,借职权便利,重伤我儿于西厂,挟私报复,”他一顿,狠了心似的,“奏折之中,你捎带着说与陛下,郑扬因我上折请裁撤西厂一事怀恨在心,于世子京郊打猎之时,做下手脚,使世子坠马重伤,以致性命垂危。”

孙符腾地一声站起来,带着身下交椅一阵晃动,一声声的打在地砖之上,发出沉闷的响声,全砸在他心头上。

徐天章分明从他眼中看到了惊恐:“你怕了。”

“不……”他张口想反驳,却无从开口,一个不字显得有气无力,反倒更坐实了他心中的胆怯。

徐天章冷笑着站起身:“他不过是个宦臣而已,你堂堂四品御史,却先惧他怕他?”

“伯爷……”孙符叫了一声,却觉得上下牙齿都在打着颤,“可那,毕竟是郑扬,是西厂提督太监……伯爷总该知道,今次他能轻易自大同返京是为什么,他的背后,还站着个徐贵妃……”

他突然说起徐贵妃,果然见徐天章变了脸色,忙收了声:“不是下官怯懦,实在是,实在是这一道奏表,非同小可。伯爷您若无真凭实据,皆是宫中陛下传召,却叫下官如何回话呢?”

“真凭实据?孙符!”徐天章怒从中来,拍案而起,“要查证,那是京兆府的事儿,是刑部和大理寺的事儿!这道折子送上去,陛下若要查,保不齐会点了锦衣卫来查个清楚,同你,同我,又有什么干系?你是御史,只负责谏言弹劾,查证据,这不是你的职责所在!”

可话不是这样说的!

无凭无据,就上表弹劾郑扬吗?

陛下宠爱徐贵妃多年,对郑扬可以说爱屋及乌,且郑扬自幼在宫中服侍,陛下对他也不会一点感情都没有。

他只是个外臣而已……

孙符咬了咬牙:“伯爷为什么想弹劾郑扬?世子的事情,伯爷心里究竟是存了疑影儿,还是有些蛛丝马迹,叫伯爷觉得,此事确实是郑扬所为?”

他问了两句又拧眉:“下官是伯爷一手提拔的,按说伯爷开口,下官绝不该推辞,可是此事事关重大,郑扬其人,更不是下官三言两语便可动的了的。”

他说的是事实,而徐天章也更该清楚。

连堂堂的武安伯都拿郑扬毫无办法,何况是他区区孙符呢?

“你觉得这天下会有这样巧合的事吗?见真刚刚坠马重伤,废了一双腿,郑扬就在街上拿了广明,带回西厂,断他左腿。”徐天章捏着拳,冷眼瞪他,“他派人到伯府传信,叫我到西厂去接广明,可却又刻意的引导我,说广明一条腿,折在卫箴的手上。元德,倘若我今日理智全无,大闹卫箴的府邸,又或是进宫面圣,讨要一个公道,这件事情,谁又是最大的得利者?”

自然是郑扬。

武安伯府出了丑丢了脸,或是失了帝心,按目下的情形来看,一定是郑扬最得意,更何况徐皇后如今所能够依仗的,也只有一个徐家和几个忠贞的老臣,徐家若接二连三的出错,她在后宫地位不稳,那得意的就该是徐贵妃。

无论怎么算,都该是郑扬的手笔。

孙符心下了然,可胆怯这样的事,不是随随便便能放下的。

如果此事真是郑扬手笔,足可见他不把武安伯府整治个透彻,是不肯罢休的。

徐天章的嫡子只有两个,如今却一个性命垂危,一个成了残废,郑扬下手这么狠,他敢出面弹劾郑扬,岂不是不要命了?

尽管徐天章对他有知遇之恩,他寒窗十载,也深知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道理,就是把这条命交给徐天章,也是应当的,可是家里人呢?

他如今上有老下有小,难道一家子的命,也都不要了?

孙符举棋不定,而徐天章也并未再多做催促。

这种事总归要他心甘情愿才好,等折子送上去,陛下看了,少不了传召孙符当面问询,又或是孙符于朝会参奏,那便是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细细的回话,而朝堂之中,郑扬的爪牙原也多,若孙符心志不坚,叫人家三言两语说的哑口无言,那才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

徐天章多少有失望,却知无法强求,站起了身:“你再想想吧,我无法强求于你,此事……我另作筹谋。”

都察院中他也不是无人可用,不过是孙符位在四品,要弹劾,说话更有分量罢了。

孙符面上一阵滚烫,自己都觉得简直丢脸,倒成了贪生怕死之辈。

他忙站起了身来:“伯爷,您容下官思量一日,明日——明日下官过府,定给伯爷一个答复。”

《一池春》 免费阅读章节

章节在线阅读

《一池春》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春梦关情)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郑扬,徐天章)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春梦关情)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池春》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郑扬,徐天章),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