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南宫谣》南宫谣 小说 第46章 剖腹救人 南宫谣猎奇

《南宫谣》南宫谣 小说 第46章 剖腹救人 南宫谣猎奇

发布时间:2019-11-08 13:21:15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冷凝紫小柒 状态:已完结

完结小说《南宫谣》是冷凝紫小柒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泠飒,禾硕,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正在这时,门被打开了,寒轻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靛琳一见来人,心里疑惑更甚。 “小姐,你怎么样了?” “寒轻,这是哪里?”寒轻放下

>>>《南宫谣》在线阅读<<<

《南宫谣免费试读


正在这时,门被打开了,寒轻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靛琳一见来人,心里疑惑更甚。

“小姐,你怎么样了?”

“寒轻,这是哪里?”寒轻放下水盆。

“小姐,这是在回南琐的路上,你已经昏迷了三日了。”

靛琳抚摸着肚子。

“那,他,是否知晓我怀孕的事情?”

寒轻低着头,香吐到。

“知,知道了。”

靛琳苦笑,该来的,总是逃不过的。

“那他作何反应?”

“殿下很生气,他一直以为小姐真的与人私通,很不容这个孩子,只说待回宫便。”

寒轻虽没继续说下去,靛琳却也心知肚明。

靛琳醒了之后便一直没见泠翕,一路上,靛琳与寒轻都在马车上,泠翕也不曾主动来探。因着靛琳身子不好,一路上的行程很慢,大约过了快一个月才到达皇宫。入宫之后靛琳与寒轻依旧住在彩云阁,因着那日的梦,靛琳心里每天都提心吊胆。她知道,他是一定不会留下她肚子里的孩子,所以她每日都在计划着如何逃出皇宫。

怀孕再加上担忧过度,夜不能寐,靛琳的身子很快便消受下去。又是一个凄凉夜,即使已经入夏,靛琳却依旧觉得很冷,在这夏日里寒毒虽然稍有抑制但始终未能痊愈,且发病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孩子已有三月多月,再过七个月,自己便要离开了,这段恋情,她尽力了,真的尽力了。

“靛琳,这些日子,你可好?”

烛光摇曳,在昏暗的豆灯下凌厉风那银白的面具烨烨生辉,异常耀眼。靛琳看着来人,淡笑出声。

“靛琳很感谢公子多次的照顾以及相救,但是从今以后,凌公子还是少与我来往的好。”

凌厉风快步上前。

“为什么?”

“我该叫你凌公子好呢,还是叫你晋王爷好呢?”

凌厉风惊得身子一颤。

“你。”

“你想问我如何知晓的是吧。你身有莲香,而晋王爷亦身有莲香,且不论这个,就光说你与我素昧平生,为何会三番五次救我,其实我早有此疑惑,再加上你能出入皇宫如无人之地,我就更加疑惑了,今日我本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只是想试试,你的反应让我肯定了你们就是同一个人。”

“既然你知道了,我也不再隐瞒下去了。我与泠翕是宿敌,我对你好你自是不肯接受,所以我才出此下策,目的就是要你能接受我的好意。”

“我知晓你的好意,你也算是我的恩人,但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你与殿下既然是死敌,我们自然不能走的太近。”

“他那般对你,你竟然还事事为他考虑。”

“我这并不是为他,总之你以后还是别再来了。”

凌厉风叹了一口气。

“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也不便多说了,最后,告知你,玉清雪曾是妓女,久服避孕汤药,所以根本不会有身孕。”说完便闪身出了彩云阁。

靛琳自嘲的笑了笑,即便知道她陷害自己又如何,如今谁还能帮着自己说一句话。

第二日一早,便有一个婆子端着一碗药来到了彩云阁,

“琳姑娘,这碗药是殿下吩咐下来替您补身子的,还望您趁热喝下去。”

靛琳慢步走到婆子面前,接过药碗。就在婆子以为能够交差的时候。

“啪”的一声,药碗摔在地上。

“去叫他来,如果他想要我腹中的孩子死的话,让他亲自来。”

婆子见靛琳摔了药碗,也不敢多说什么,收拾了残渣便退了出去。不一会,泠翕便只身来到彩云阁。

“为什么?”

刚一进门,靛琳便问出口。

“没有为什么。”泠翕冷着面,答道。

“这是你的孩子啊。”

泠翕冷哼一声。

“我的孩子,你与别人苟且怀的孩子怎么成了我的孩子。”

靛琳大笑出声。

“我与别人苟且,南竟泠翕,你怎么可以这样冤枉我。”

泠翕见她大笑,声音竟是那般刺耳,又想起三个月前却留宿过彩云阁,又看靛琳态度坚定,才道:

“既然如此,我且留他几月,待生下孩子再说吧。”

其实在知晓她怀孕那刻,他心里是欢喜的,只是一想到她曾经的不忠,便十分恼怒,从而忽略了自己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他也怕,怕这个孩子真的是他的,怕她恨他,怕失去她,所以他不敢冒险。

“小姐,你怎么这么赶着做这些衣物,咱们的时间多得是呢,小姐要看着长孙殿下长大呢。”

正说着,靛琳突然被针扎了手,鲜红的鲜血涌了出来。

“小姐你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是啊,我是要看着她长大的,但是我倒想我腹中的孩子

能是个女孩,能安静娴然,躲避纷争。”

“小姐,寒轻早就说过,不论男孩女孩,只要是小姐孩子,就一定会是最好的孩子。”

靛琳笑了笑。

“寒轻,你为什么就说他是长孙殿下呢,你难道没听到那件事吗?”

寒轻心知靛琳说的是**之事。

“小姐,我信小姐不是那种人,小姐那么爱殿下,怎么会那么做呢。就算天下的人都不信小姐,寒轻也信。”

一句话,暖到了靛琳的心底,靛琳搂过寒轻。

“答应我,以后好好照顾她。”

寒轻不知靛琳为何这样说,只当是一般的叮咛。

“小姐放心,我一定会当做是自己的孩子一样待她,将来我们一起对她好。”

靛琳闲来无事独自在小路上散步,只见莫梓飏提着药箱焦急的朝着皇宫一角走去,靛琳疑惑的开口道:

“莫大哥。”

莫梓飏回头一看。

“是琳儿啊,我知晓你回宫了但是因着有些要事,所以耽搁了去看你。”

“无碍,不知莫大哥这是要去哪里?”

“是这样的,冷宫中有一妃子怀了身孕,如今快要临盆,但是确是难产,情况不容乐观。”

靛琳见莫梓飏神情焦急。

“莫大哥带上我吧,兴许能帮你呢。”

莫梓飏想了想道:

“事不宜迟,咱们快走吧。”

冷宫中阴冷异常,虽执盛夏却仍然冷到了靛琳的骨子里,靛琳掖了掖衣角,走了进去。走近一听,嘶喊声不绝于耳,一个灰衣女子脸色惨白,身下已经流了不少血。莫梓飏急忙上前把脉。

“靛琳,她的情况很不乐观,有可能会难产,一尸两命。”

靛琳长大了嘴巴。

“她身着冷宫,没有好的药材与吃食,所以才导致如此。”莫梓飏对靛琳解释着。

“保持呼吸,用力,用力,羊水已经破了。”

女子的叫喊声一阵高过一阵,但是却丝毫不见孩子有任何动静。

“莫大哥,这可如何是好?”

莫梓飏神色凝重。

“这是难产,胎位极度不正,如果再过一个时辰剩不下来,那便会一尸两命。”

靛琳仔细检查了女子的身体。

“莫大哥,如果再有半个时辰她还是生不出来,那我只能冒险一试了。”

“你有办法?”

“也不十分有把握,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了。”

又过了一会。

“靛琳,时间不多了,她还是生不出来,看来只能你来想办法了。不知你有何方法?”

“这是我家乡的方法,叫做剖腹产,顾名思义,剖腹取子。”

莫梓飏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方法还真是惊世骇俗,只是不知道可不可行。”

“事到如今,只能试一试了。莫大哥,我先给刀子消毒,等我剖开她的肚子你就取出婴孩。”

莫梓飏点了点头,靛琳先将刀子在蜡烛上烘烤,又将麻沸散洒在刀子上,这才轻轻的在女子的肚子上划开一个口子。

靛琳给了莫梓飏一个眼色,莫梓飏便将手伸到女子的腹中,摸索片刻,提出了一个血淋淋的肉团。莫梓飏将孩子擦干净便用锦帛包了起来,靛琳小心的用棉线将伤口缝合起来,刚下针,靛琳便觉手脚一阵抽搐,接着,寒意瞬间袭来。靛琳心知这是寒毒发作的征兆,没想到此次寒毒发作竟这般来势汹汹,强压住心头那股寒意,颤抖着缝完了最后一针。

“靛琳,你看,是个公主。”

靛琳转过身看了莫梓飏一样,并不说话。莫梓飏见靛琳额头上冒着丝丝汗迹,心知不妙,急忙放下孩子拉过靛琳的手。

“你的寒毒比我想象之中要严重,况且你有怀有身孕。靛琳,你糊涂啊,你知不知道,你的身子要想生下这个孩子是会要了你的命的。”

靛琳灰白的嘴唇颤抖着:

“莫大哥,我知道,只是,只是我不能杀死他。”

莫梓飏从衣袖中掏出一颗药丸塞到了靛琳嘴里。

“莫大哥,还望你替我保密,不,不要告诉别人我的,病。”

“好,我答应你,你先别说那么多话了,我带你回去帮你医治。”

莫梓飏抱着靛琳回到了彩云阁,路上正巧遇见泠翕。泠翕见莫梓飏抱着靛琳,顿时火冒三丈。

“你抱着我的女人是要去哪啊?”

莫梓飏白了泠翕一眼。

“你难道没看见吗,她寒毒发作了。”

泠翕瞥眼看去,确见她神情不安,脸色发白,浑身还不停的颤抖着。憋着气摆了摆手,莫梓飏见泠翕让行,急忙走去。

泠翕却没有回去,尾随着莫梓飏去了彩云阁。寒轻不时的用热水擦拭着靛琳的身子,但是靛琳的周遭一直是冰冷异常。泠翕看见靛琳不住的冒汗,心下也不好受,这是自己第一次看见靛琳寒毒发作,没想到竟会如此严重。

“去,命人将本太子的和田暖玉拿来,再去取千年人参炖一盅汤来。”徐福海领了命急忙跑了出去。

“殿下,玉取来了,参汤还在炖着。”

泠翕接过玉,上前将玉系在靛琳胸前。

“梓飏,这个玉是番邦进贡的暖玉,希望能帮助她减少些痛苦。”

莫梓飏看了一眼玉佩,心知泠翕还是对靛琳有情,自然冰释前嫌了。

“这玉一看便知是**,放在胸前

《南宫谣》 精彩点评

有人没写作者(冷凝紫小柒),而是把主演挂到了起点,有点意思。这《南宫谣》没法像我往常那样分析评价。因为,你能相信么,这么多字,只是写了个情绪。不是鹿晗不适合,而是没人适合。主角(泠飒,禾硕)既是江南,又是曾经的你我。是千千万万少年时期的青涩和怯懦。是那少女早熟让人迷恋却又永远跨不过去的一道坎。没有少年得志,没有勇往直前,只有一时的奋不顾身和得不到的怅然无措。那条没有目的地的短信,就像永不消逝的电波,穿行在空无一人的城市。就像无法入眠的夜晚,一条探出水面的鱼怎么努力也吸不到氧气。就像控制不住的手,机械式的拿起又放下却组织不出想要说出的语言。想起一个单词,petrichor雨后的味道,说不清,道不明。

南宫谣

南宫谣

作者:冷凝紫小柒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有人没写作者(冷凝紫小柒),而是把主演挂到了起点,有点意思。这《南宫谣》没法像我往常那样分析评价。因为,你能相信么,这么多字,只是写了个情绪。不是鹿晗不适合,而是没人适合。主角(泠飒,禾硕)既是江南,又是曾经的你我。是千千万万少年时期的青涩和怯懦。是那少女早熟让人迷恋却又永远跨不过去的一道坎。没有少年得志,没有勇往直前,只有一时的奋不顾身和得不到的怅然无措。那条没有目的地的短信,就像永不消逝的电波,穿行在空无一人的城市。就像无法入眠的夜晚,一条探出水面的鱼怎么努力也吸不到氧气。就像控制不住的手,机械式的拿起又放下却组织不出想要说出的语言。想起一个单词,petrichor雨后的味道,说不清,道不明。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