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现世之门》现世式神信物 第三章 佛宗 第二节 舍利 现世之门娘受

《现世之门》现世式神信物 第三章 佛宗 第二节 舍利 现世之门娘受

发布时间:2020-02-14 16:16:50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Salz 状态:已完结

《现世之门》是Salz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现世之门》精彩章节节选: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茹莱宗师如飞弹一般,直奔玛门而去。玛门还未来

>>>《现世之门》在线阅读<<<

《现世之门免费试读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茹莱宗师如飞弹一般,直奔玛门而去。玛门还未来得及反应,茹莱已经到了最后一层究极防护罩前,只听“轰”地一声炸响。茹莱宗师金光四射地爆炸开来,将最后一层防护罩彻底摧毁,整座山谷被金光渲染地如同白昼一般。玛门被炸得十分狼狈,肥胖而臃肿的身躯上满是伤痕,显得尤为可怖。其余恶魔也好不到哪去,虽然他们离爆炸中心很远,但是爆炸威力巨大,使得他们也受到了波及。有一只三角恶魔正催动自己的魔力来强化自己的身体,打算硬撑这次爆炸,结果没想到反而爆炸被当场削断了三只角。其余不足三角的恶魔更是惨,离爆炸中心近一点的已经直接化为了齑粉,远一点的虽然保住了性命,但也难免浑身是伤。我是说

爆炸之后,一道金光遁入古刹之中,玛门和其余恶魔被刚刚的金光炸懵了,都没注意到,也万万没想到茹莱会不惜自己的性命,拼死一搏。玛门和其余众恶魔开始休整,在休整好之后,开始谨慎地向古刹进军,生怕还有伏兵,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一进军古刹,就是一整天,他们与茹莱一战之后惊疑未定,也没敢动古刹内陈列好的东西,害怕触碰到什么机关。

又过了两天,他们休养生息的差不多了,准备将古刹合理的利用一下。玛门在地狱就是司掌财务的魔王,他打算利用这间古刹在人间界大捞一笔。他从之前暴怒之罪萨麦尔的护卫那里得知,地狱的现世之门不知为何彻底关闭了,萨麦尔本人也不知所踪。他相信,除了怠惰之罪贝利尔和暴怒之罪萨麦尔之外的其余四魔王也都收到了这个消息。虽然搞不清楚他们两个在搞什么名堂,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地狱暂时是回不去了。既然已经回不去了,那么不如就留在人间界,依靠这间古刹多赚些钱,享受一番。玛门做好充分地心理准备之后,与残余恶魔们花去整整三天时间,两角以上的恶魔化作僧人的样子化缘,独角恶魔化作普通人到处宣传。这样一来二去,一时之间周围的人们都知道了有这样一座古刹,里面的僧人修为高深。第四天,前来烧香拜佛的是熙熙攘攘,接踵而至。这一天玛门大开大门,迎接香客,一柱高香便是18888元,不还价,号称自己亲自开过光的,求财运特别灵验,还每人限购一柱,每天只卖88柱。可这样现场场面还是十分火爆,大家为争得一柱高香排起了长龙。玛门见状,吩咐手下有角的恶魔多化作僧人卖香,一柱188元。这一下可忙坏了地狱这帮人,他们没想到人们上香拜佛如此的虔诚,也没想到仅仅卖香火这一项的盈利如此巨大,可以说是日进斗金。

就这样香火旺盛了三天。在第三天的时候,恰好过了一周,也就是周小易、马塞亚、王阳燚和李乐四人刚好到达此地的日子。说时迟,那时快,那断角的三角恶魔直扑马塞亚而来。马塞亚一脸严肃,一字一顿地说道:“dixitque Deus fiat lux et facta est lux(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圣经·旧约·创世纪》)”只见一道强光从马塞亚胸前的十字架发射出来,照向那恶魔。那恶魔见到刺眼的强光已至身前,无处闪躲,只得用双手硬接。他的双手在强光之下开始燃烧,化为了灰色灰烬。这时王阳燚也出手了,她祭起乾坤剑,向恶魔飞斩而去。那恶魔见到飞剑,本来转身欲逃,可哪料玛门对他施加了嗜血术,使得他不得不转了一个360度的大弯,甚是滑稽。他转身后看见飞剑,纵身一跃,打算跳过飞剑直踩马塞亚而去。可是王阳燚也不是吃素的,岂能容忍恶魔就这样闪过,她催动乾坤剑在半空中调转方向,朝那恶魔双脚削去。半空中的恶魔无法回避这一击,被王阳燚削去双脚,掉落在地上。这时李乐再一掌拍去,将没有四肢,只剩下躯干和脑袋的恶魔轻松杀死。

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李乐刚运功,还没使劲,古刹内一颗不起眼的舍利金光四射,将古刹内的恶魔们纷纷灼伤。这颗舍利似乎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直往李乐身上飞去。它飞到李乐胸口口袋处时,李乐心里想起一个声音——快逃!李乐听到这声音,激动地热泪盈眶,他不禁出声:“师父!”

“别说话,快叫上你的伙伴们一起逃,你们现在还打不过这些恶魔!”听到这声音,感觉师父似乎有些急促和紧张。李乐便对王阳燚使了个眼色,暗示他们要逃走。王阳燚见状,很有默契,也不多问,收回乾坤剑,背上马塞亚就奔到了自己所布置的结界之外。另一边,李乐也背起周小易,逃出结界。李乐口袋中的舍利飞出,发出了强光,掩护着四人撤退。待四人都撤到结界之外以后,王阳燚收起结界,那舍利还是飞进了李乐胸前的口袋内。不等玛门等恶魔们反应过来,四人不一会儿便消失地无影无踪。

其余几位还留在人间界的地狱七宗罪。

路西菲尔的光灵体一路向北,遇到了一座发出圣光的教堂,它直接从屋顶正中央坠落。顶着圣光,对看见他不知所措的教士们吼道:“卑微的人类,臣服于我吧!”只见路西菲尔身旁有几人瞬间双目失神,双膝“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站在教堂台阶上正对着十字架祈祷的大主教催动十字架,发出圣光迎击。可谁料到,路西菲尔的圣灵体完全不惧圣光洗礼,一手捏碎了教堂里的十字架,大主教和诸位虔诚的教徒们都在十字架被捏碎之后遭到了反噬,吐血而亡。

萨麦尔则到了世界中心,万人广场之上。诸位虔诚的信教徒们正对着教皇顶礼膜拜。萨麦尔隐蔽身形,混在这些教徒之中,寻找接触教皇的机会。可机会哪有那么容易,教皇德高望重,虽然平易近人,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被轻易接见的。可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一天教皇出巡的时候,萨麦尔瞄准机会,穿过卫队,上前去直奔教皇。教皇见到他,还关切地问道:“你为何如此?”萨麦尔并没有采取其他的行动,而是直接用自己那深邃的双目与教皇对视。

别西卜一路向东,率领着残余魔君和众部队在繁华的东方扎根。他自己占据了一座教堂的位置,而魔君们也学着他的样子,开始占山为王,寻找地方休养生息。一场大战过后,诸魔王的实力消耗不少,而魔君们更是死的死,伤的伤,继续休养。别西卜包括各魔君的随从,周围驻军上万人。

莫斯提马与利维坦则一路向南。莫斯提马贪念人间女子,强行霸占了一间修道院。而利维坦则回到了大海里,并在海边设立自己的图腾,来恢复力量。这两位魔王都没带上军队,而是仓皇逃窜的,莫斯提马还是未被诅咒的天使形态,所以修女们对他是信赖有加。

周小易等四人逃至离古刹三公里处才停了下来。玛门没有一丁点儿要追击的意思。因为刚刚布置了结界,所以这些来古刹的香客并没有发觉有任何异常之处,而是继续纷至沓来,都快把门槛磨平了。啊,不对!他们还是注意到了一点,站在寺庙门口接待的僧人不知从何时起换了一个人,但即使注意到这一点,也没有往深处想,管它那么多干啥,只要烧香拜佛灵就行,说到灵,玛门麾下也不是什么都灵。因为玛门是贪婪的原罪,所以只有求财运的特别灵,巧的是来这古刹的人大多数也正是求财的,少数求姻缘的,都被恶魔一句:“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给打发了。

(此处菩萨又反复再说了达色性是空,真空即是色的道理。空性并不是兀突突的空,它是要落实在色的相对性中间的。色也并不是毫无依据的荒谬的世间事物,它们自身就包含了作为世界本质的真性,也即是空性。没有空,也就没有安立色的去处。诸佛菩萨,在时说空,有时说色说有,这是因为在一切诸法当中,色与空是相互通达的圆融而同一的。就空性至极言,世间无一色不空;就空性也要发用流行言,无有一色不显真性。空与色是两极,但又是包含着对方的两极。世间无一物不空,世间也无一物不有。修佛的人,关键是不要执迷于任何一工侧面,不要偏于任何一极,既不执于空相,也不执于色相。

由此可以引出“受想行识亦步亦趋复如是“的进一步推论。五蕴当中,色蕴为首,色蕴如果能够安立到本性是空又因空而相待假,而因缘有的立场上,则其它的四者,即“受“、“想“、“行“、“识“也就不难理解其一方面因缘而有,因空性而生;另一方面,也就因缘而无,也就是因缘相待而不可依恃,从而归为空的道理。总而言之,一切形色之有,无不是假,因为它们要依缘才能存在;又无不是真,因为它们无不包含着那绝对的相待性,无不包含着空性。所以我们才有充分的理由说“色即是空“。华藏是虚空的华藏。)

周小易不敢开口,反倒是茹莱宗师化作的巴掌大的舍利先开了口。

“诸位小友,老衲有礼了。”说着,舍利金光闪动了一下,“我徒弟李乐承蒙各位照顾多时,如果他有什么做得不恰当的地方,还希望各位多多指点。”

“哪里,哪里,您实在是太客气了,一路上都是他在照顾我。”周小易这话说

《现世之门》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Salz)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巴顿,巴尔丽)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Salz)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现世之门》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巴顿,巴尔丽),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现世之门

现世之门

作者:Salz类型:灵异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Salz)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巴顿,巴尔丽)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Salz)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现世之门》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巴顿,巴尔丽),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